28/12 向檳城進發


晨早起床,立刻跑到廚房吃過夠。總共吃了六大塊麵包+兩碗水,很滿足的感覺。


臨走時,那位跟我們同房的旅行家跟修哥等人交換了email,今朝一別,不知何日再會。


再次出發到雙子塔,豈料出路遇貴人,一出門便傾盤大雨,唯有在門口避避。


約十五分鐘後到了雙子塔,登記處人山人海,不知要等多久才可以上去呢?後來才知道他們都是等派籌的,取了籌就可以在指定時間參觀,不用付款,也不用檢查旅遊証件。但當局花了一個半小時派發約二百張籌,是不是為了展示吉隆坡做事低效率的特色?每當想到這裏,我便越來越喜歡香港了。


十時半進場,先看了一小截關於雙子塔建築的短片,然後坐電梯到位於四十一樓的雙子塔橋參觀。沒錯,等了三小時,為的就是上這個比自己的家高幾層的雙子塔橋參觀。他們似乎對這座橋很自豪,縱然我還未看出有甚麼特別之處。雖說這座橋已經高過附近(可能是全馬來西亞)所有建築,但風景只是一般而已,比較特別的只有一排排的煙囪及沙塵滾滾的馬路而已。


看完後,馬上趕去乘車去檳城。因為趕時間的關係,我們唯有再冒著被騙的危險坐計程車。這個司機總算好人,駛了好幾條街才騙我們廿多元車資。


已經十二時十五分了,看來趕不及十二時出發的那程時,居然讓我們碰上有人出售十二時的車票,我們亦意外地相信他,購票後他一邊用對講機叫司機不要出發,一邊帶我們上車。上車時已是十二時三十分,如果有乘客遲到三十分鐘,司機還沒有半句怨言就算是好人的話,他應該是個聖人了,因為他等了一時正才出發。


經過四小時的車程後,我們便轉乘渡海小輪。Maggie說,檳城與馬來西亞的關係就像香港島與香港一樣,談到香港島,不知這幾天會不會路過自己的家呢?



pic 尖沙咀鐘樓...好像有點不同


檳城比吉隆坡美麗得多,周圍的建築有著不同的風格,有歐陸式的,有中式的也有中東式的,有種很和諧的感覺。還有,那裏很多店舖及建築物的名字都很古怪,例如有「鍾藥店」、「Church of Assumption」等。我們還發現了街頭有些很特別的飲品--袋裝果汁撞奶,滔滔還說要在下年大笪地賣,最重要是保留「袋裝」這特式。



pic. 1 & 2奇怪的路牌



pic. 3 假設的教堂


回宿後繼續玩鋤大2,輸了要罰坐無影凳,很想看看滔滔坐無影凳的樣子,只可惜很難令他輸的。結果摺龍、木頭及修哥都輸了,修哥看起來最健碩,想不到最早露出痛苦的表情也是他,摺龍嫌時間太短,本來只需坐四分鐘的他結果坐足六分鐘,佩服!


pic. 4 (又右至左)木頭跟修哥的英姿



pic. 5 摺龍型爆坐姿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