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單車加春茗


遲了近三十分鐘到單車公園,不過好像有人比我更遲(呵呵)。


因為某某人甩底,最後只剩阿樂、gavin、阿幫及我,恍惚看到在遠方有一封封利是隨風飄走了。我覺得如果答應了人家就不應該缺席ma,每個都是這樣的話,攪手會很失望的。


照舊踩去科學園->大埔回歸塔->大埔工業村->大尾「督」->泰式飯店->船灣水霸,不同的是多了很多遊人+警車(most wanted?有幾多個火呀?)+救護車,還有很多醫療輔助隊騎著單車(對,不是電單車,是單車)巡邏,看不到紅血球,看到很多人炒車,自己都炒了一回,還好絲毫無損,不用掛心。


晚上去了箭會的春茗,新莊問這是不是箭會第一年攪春茗,好像是啊,至少這兩年都沒有攪。


我覺得讓箭會把攪春茗成為一個每年指定活動都是一件好事,可以繼周年晚會外另一個機會見一見久未露面的老鬼們。不過大攪就有點保留了,一來比較貴,二來會增加新莊的工作量,三來...老鬼們未必喜歡或有時間或有閒情玩新莊籌備的遊戲,至少沒有這個必要吧。我覺得讓參加者自由暢談會比較好。


但這間酒樓實在很有問題,工作效率極度緩慢,雖然我們預訂了七時半,但到了九時多才有位。酒樓方面的「解釋」是我們臨時多了四個人,帶給他們很多麻煩。但廿四個人及廿八個人都是佔兩張大台或三張細台la,一切都是藉口。他們收拾台上杯碟的效率可媲美一個十多歲未經訓練的小子,又說一張十三四人台因為椅子太大張未能放十三四個位,結果經理過來給了三張細椅就把問題解決了。恍惚這間酒樓的員工對老闆十分不滿,故意找客人出氣。如果下次有人提議到這間酒樓吃,我一定強烈反對。


每碟都只有七、八件食物,教十四個人怎樣分?我們都吃得不飽,但也不感到餓,因為已經過了該肚餓的時間很久了。哥頓仔仔買了個雪糕蛋糕給Tony慶祝生日,究竟一件一磅左右的蛋糕怎樣分給廿八個人呢?好一條數學問題。我始終喜歡吃普通的蛋糕,這個雪糕蛋糕雖然精美,但味道怪怪的,有點像刨冰上的糖水。


回家時忽然想到:「我們好像還未夾錢給哥頓仔仔啊。」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