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lala無左個entry,唯有再打過la。

因為導修課會談及范氏圖解法,所以特意早了兩個小時起床準備。發現了一個問題,如果前提是「有些A是B」,x應放在C內還是C外呢?如果放在C內,所表達
的就會變是「有些A是B也是C」,如果放在C外,就會變‘成「有些A是B不是C」,如果兩邊也放一個x,就會變成「有些A是B也是C,,有些A是B卻不是
C」,三者所表達的均有異於前提。結果我把x放在C的圓周上,實行做個騎牆派。

上課是王教授也談及這個問題,解法也不就是「騎牆派」(實現可不是這樣的)。下課後跟阿sam閒聊,收到兩個消息:
(一):有很多CE人都準備去Azeus app test;
(二):下午不用上導修課;
就這樣多了兩個小時的閒暇時間了。

下午去了PCCW
的就業講座。PCCW是我去過的就業講座中反應最熱烈的,一早已有很多人在門外排隊。PCCW的陣容亦非常鼎盛,差不多坐滿兩行座倚(約二十人)。整個講
座中,除了王師傅的一場鬧劇及廣華覺得cathy很美:p外,都沒有預料之外的收穫,不過我都會試試報的。

晚上到走讀生舍堂幫手傾莊,感覺實在不好。除了傾莊的人數比預期中少外,有現莊莊員計劃「頹冧莊」,亦把整個傾莊氣氛帶頹了。而且有過多的BA人來,讓人
一種很「暗莊」的感覺,相信下年出了一個頹莊是件無可厚非的事。如果換轉這個是射藝會,或是計工系會,看到這個情況,相信很多老鬼都會出手干預。但這個是
走讀生舍堂,所能做的也許只有一聲慨嘆而已。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