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今日tuto玩了個很好玩的遊戲,誠意推介給ocamp玩。

首先每個人頭戴一頂紙帽,帽上寫了一句句子,戴該帽的人看不到,但其他看到的玩家就要遵守帽上的句子。例如如果該帽寫著「ignore me」,所有人就要漠視戴該帽的玩家。遊戲目標就是要com一件事,如為psy1000 gathering改一個名。

一開始我就提議叫個gathering為「我愛psy1000」,出奇順利地被其他玩家一致通過。之後我立刻提議去bbq,其他玩家二話不說便同
意。塵世間哪有長得這麼大的蟾蜍在街道上跳躍?讓我嘗試提出一些荒謬的意見:「不如大家先夾一百元給我籌備這個活動。」大家亦跟先前一樣舉腳贊成。原來我
戴著的帽子是寫「agree with
me」,早知我便提出一些更不合理的要求吧。這個遊戲告訴我們一個可怕的事實,就是每群人在溝通的過程中,都會將別人定形,例如有些人給予的見解很
gag,那麼下次無論他說甚麼,我們都會覺得是個很gag的見解;又例如有些人說話內容無關重要,可以不理,下次無論他說甚麼,我們都不會理會等。而這些
反應亦會影響他平日的行為表現(自我實現),這點可以解釋為何我們會對不同人會有不同的說話、行為、態度,像是不能做回自己似的,而當我們發現有些人的說
話行為態度跟其他人很不同的時候,除了可能是他本人的問題外,亦可能是自己對他的說話、行為、態度傷害了他的徵狀。

晚上跟sam及峰一起埋首於4020中,希望明天會有好結果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