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逸夫拍照日


今日是逸夫拍照日,在此多謝各方好友來臨為小弟慶祝。


早上九時許起床後,小弟穿著睡衣,披頭散髮地乘升降機去洗衣房取衣服,看到來乘電梯的人(大部分只是負責counter的莊員)都穿得整齊華麗,化了妝,set好頭,自慚形穢,下次要謹記要執好自己的眼耳口鼻才走上宿舍房間了。


本來打算去煲底合照前先與「唔肯食」聚一聚,不過「裝身」時間比原定計劃多用了十多分鐘,所以乾脆直接走出煲底。可是剛走出二宿時又想,大孖還未出門,即是煲底還未人齊,未能影大合照,還是回二宿先與「唔肯食」商討一下今日的行程。碰巧在六樓升降機前遇上Kidman及Kathy,他們說其他人都沒空前來,唯有一會後電聯,當大孖準備好後,便和idol一起走去煲底。


當我們到達煲底時,大部分計工的同學仔及教授同已經準備就緒,等Carrie一到就可以拍團體照了。第一次拋帽的感覺是--好驚(好驚d畢業帽打中自己個頭)。


臨走前遇上Charles及阿宇,原來那時已經是十一點三、四了,我好像約了一條龍十一時在女人腳等啊,又好像約了唔肯食十時十五分等啊,馬上乘車趕回shaw,順便回宿舍為相機換電。


回到宿舍,發現自己白走一趟,原來小弟早己把電芯放在背囊裏。馬上趕回女人腳與一條龍匯合。想不到他們送了一個很像小弟的大口仔給我,還要是穿著金邊的畢業袍,很可愛呢。他們還送了一條反斗奇兵的大毛巾給小弟,很是感動呢(雖然在拍照時很像系會的banner)。


與一條龍一眾組仔女相聚一會後,就要馬上趕到大講堂拍系照。書院方面很專業呢,把企位都執得很細緻,接著又要拍學院照。每年都有人做banner慶祝某某畢業,今年的主角是ranger呢。回到計工攤位時已經到了切豬時間,相比起na photo day,oscar 切得很專業呢,不用大孖再出手了。因為同時間約了箭會的朋友仔,所以靜靜的離開了攤位,到了附近的燒烤場拍照,順道參觀了新建的校友園及中藥園。校友園裝修得很美,還有仿新亞圓形廣場的畢業牌坊。記得在中七時參觀新亞書院時,覺得在牌坊上有自己的名字是件很「威」的事,不過現在就覺得有點兒「無謂」了。雖然建校友園、推出三年內供五百元給書院的「承諾的襟章」,但現實是書院需要更多的資金作為未來發展之用,縱然個人覺得有點兒難看,最重要的是有人buy。


在回位的路途中遇上少少阻滯,差點錯過了噴香檳的時間(其實小弟希望可以再等一會才噴,因為約了唔肯食在三時三十分合照)。可惜小弟技術不精,試了很多支都失敗而回,下次到其他書院的拍照日時,還是留給有識之士所用了。


換過便服後,便趕回女人腳跟唔肯食合照了,可惜amy因為要做lab,所以早走了。我們又例牌扮「五星戰隊」,看來大家還是很懷念大O的生活。組聚日期一拖再拖,還是約不到一個大伙兒都有空的日子,philip自告奮勇地說會打電話給我們約時間,那麼一切就交給他了。


拍照日完結後,很是無聊,便和樂樂及滔滔到走讀生舍堂打桌球及玩足球機。因為小弟的技術十分精湛,經常把白波打進袋口裏,所以輸了一條街。滔滔不單打winning打得好,玩足球機也有一套的,差點被他數五蛋。後來廣華又來了,跟樂樂打成九比九平手。及後阿樂把握關鍵時刻射破廣華的十指關,以十比九取勝,讓我想起當日飛池玩winning贏了阿幫的情景。


晚上跟計工一班同學仔到旺角唱k,很得意,發現了不同群體的唱k style是很不同的,他們喜歡很獨特、狂野、很浮誇的,開頭選了很多全場都不懂唱(或者只是小弟未聽過)的歌曲,後來每當遇到很狂野的歌曲如長城、不再猶豫、十分十二秒等,就變得很瘋癲,像要把在計工裏積壓的怨氣一次過發洩出來。還有一個新發現,滔滔扮女聲又有一套的,很難想像他可以比miffy唱得更全神,所以絕對有理由相信他平日會扮他家姐接聽電話的。突然,歌停了,k場的職員送來了生日蛋糕,把我嚇呆了,想不到這次去唱k是一個局,很surprise、感動得差點要哭出來。我今年的生日願望是...說出來會不靈驗的。


唱k後到附近的cafe店去,喝的都是很有特色的飲品,有mexico sunset、Angle voice、Snow White等,那裏的職員們說這都是從甚麼甚麼改出來的,我想是因為未取到酒牌的緣故吧,但我覺得它們都很好喝呢。那裏有一個仿比薩斜塔的層層疊,玩了未夠一個圈就倒下了,滔滔沒有玩的份兒。因為太難玩的關係,我們還是去玩uno吧。他們都玩得很pro,cut 牌cut到眼睛也花了。廣華更是為了cut牌犧牲了一杯飲品,幸好他先前喝了兩口,總算沒有完全浪費了。我們在那裏玩到深夜二時,舖頭要關門才離開,而我就乘亡命van趕回家睡覺,準備明早的面試。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