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

走讀生舍堂諮詢,因為不夠法定開會人數,被臨時邀請到場參與,遇上以選委身份出席的阿裘。

來諮詢的人數不足,我不認為是候選內閣的問題,參加過系會的諮詢,參加過箭會的諮詢,參加者多為曾為該會出過力,在乎該會生死存亡的老鬼,其次是該會的活
躍會員。逸夫走讀生舍堂的情況較為特別,因為很少中大走讀生有餘暇山長水遠來逸夫書院參與沒有教育意義的課外活動,而歷屆走讀生舍堂內閣都只會提供休閒玩
樂服務;另外,走讀生舍堂莊期很特別,四月才上莊,舉辦何種活動,都與一眾三年級,將要畢業的同學們無關,所以缺乏活躍會員是不足為奇的。令人奇怪的是,
現莊莊員們都不關心自己屬會的「業務」,但如果說他們上莊是另有目的又說不通,因為不關心莊務,上莊唯一得著是宿分,但現莊有很多莊員都是沒有住宿的。

話說回來,遇上阿裘讓我想起其他在計工的Y05同學,在計工生活過近一年,又看過師兄們對計工的評價,他們會怎樣想呢?

回想剛進大學的時候,我有兩個目標,一是把書讀好,如果無法做好第一個目標,該參與多點課外活動,擴闊自己的視野,磨練自己的思維,為自己日後的角色定
位。兩年過去了,很明顯第一點做不好,走了去第二條路,活動是有積極參與,視野亦闊了一點,但思維還是沒有進步、角色問題還是有待解決。對阿裘對走讀生舍
堂批評,我覺得偏激了一點,看不清大局(當然我自己亦好不了多少)。一方面他太著眼於走讀生舍堂與系會的比較,我認為兩者的角色很不同,系會的服務對象較
少,會員與莊員的關係較親密,可以對個別會員特別照顧,服務亦容易切合會員需要;舍堂為逸夫四大組識之一,會員過千,而且很多連見面的機會也沒有,很難為
會員度安排度身訂做的活動,有會員不喜歡該活動,亦不代表其他會員不喜歡,所以很難評價一項活動是否吸引。他們唯一相似之處是莊員人數,所以如果每項活動
的目標參與人數與總會員人數比例跟系會一樣,區區十多個莊員是應付不了的。而資金方面,走讀生舍堂很充裕,所以出手可以較系會闊綽一點。

對於他覺得自己及其他莊員因功課忙已致不去積極參與系會及迎新營,我覺得頗為可惜。因為二年級比一年級更忙,趁現在及暑假不去積極參與,以後再也沒有機會再參與了。當然,我亦體諒當中有人因為職責問題被迫參與。

希望每位Y05的同學們可以享受餘下的兩年大學生活,不要因師兄們對計工的負面評價而灰心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