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差不多四星期了,終於可以返家了。


對上一次這麼長時間離家的經驗是在year 2 趕功課的年代,那時可以連續好幾天不眠不休,在lab瘋狂寫code。偶然望著掛在牆上的鐘,都分不清那時是清晨還是黃昏。


看著師弟們一邊在lab努力地工作,一邊怨著在ce裏多麼多麼辛苦,心感現在自己工作的心態已經開始「老化」,明明可以早點睡,明明可以早點溫習,還是要躲懶去。


也許在三年大學過程中,沒有回母校是個正確的決定,至少不會面對「出賣高記還是出賣計工」這個矛盾的決定。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