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香港 – 新加坡 – 倫敦

應山哥之約,清早四時三十時,出門準備乘N8或N8X到天后地鐵站等候五時二十分開出的頭班E11到機場。奈何等候了十五分鐘也看不到它們的縱影。幸好娘曾提及過可以坐通宵小巴前往。小弟因為對香港道路環境不熟悉,而且嗜睡成性,害怕錯過了下車位置而不自知,或因要求下車的位置於雙黃線上而捱罵,所以平日會盡量避免獨自乘小巴出入。但今次如果錯過了頭班車,會讓山哥們擔心,所以硬著頭皮也要乘搭。亡命小巴果然名不虛傳,不用十分鐘便把我送到天后地鐵站。在車站上遇上一個同是遠行的青年還用爹娘相伴,感覺自己又長大了一點。

巴士駛近西隧前,旭日初升,金光四射,小弟於是拿起相機,希望留住這燦爛時刻。豈料離開西隧時,太陽已經高掛,美好時光無法留住,無緣向大家分享,實屬遺憾。

廣華兄首次乘機到外國,被我誤導了一定要比check-in時間早到機場,在此致以萬分歉意。七人一起到星航櫃台check-in後,一同步入禁區。當大家看到免費上網服務,第一時間想起的是要遞交fyp report,上機前又遇上早前一同在天后上車的服務員,有點意外。

這次坐飛機去新加坡給我第一個感覺是坐位非常狹小,轉身及進出走廊通道都有點困難,可能是因為我以前乘飛機到星馬時年紀還小,而上次乘飛機到新加坡時坐的是商務客位的緣故吧。經過三個多小時的旅程後,我們到達了新加坡的樟宜國際機場。

新加坡樟宜機場位於樟宜,距新加坡市中心約20公里。樟宜機場隸屬新加坡民航局,是新加坡航空公司的基地,並且為79家航空公司服務,每周提供3972個航班飛往全世界177個城市。在Skytrax每年舉辦一次的世界機場調查,樟宜機場在2002年至2005年排名全球第二,僅次香港赤臘角國際機場。樟宜機場更是小弟全球計登機次數最高的機場,比香港赤臘角國際機場還要多,所以不怕迷路。由於樟宜機場只是小弟這次行程的中轉站,所以在此不作詳述。


fig 1. 歡迎(有沒有人可由左至右正確說出屬哪種語言呢?)

第一次乘飛機去英國,感覺時間過得特別慢,一個只有六小時的機程好像坐了十三小時似的,連吃兩個飛機餐也不覺飽。飛機餐非常好吃,這要歸功於新航國際烹飪顧問團。星航空姐的衣著很特別,像是馬來西亞傳統服飾。小弟在這次航程最主要的任務是睡覺,因擔心錯過了飛機餐時間,所以睡眠質素不夠好。其間經過中東一帶地區,山巒起伏,一片青黃色綿連山脈盡收眼底,美不勝收,據說附近的戈蘭高地是中東兵家必爭之地,在贖罪日戰爭扮演重要的角色,如逢當地政局穩定時,值得一去。

約下午六時到達倫敦希斯路機場。希斯路機場靠近民居,地形有點兒像以前的啟德機場,在滿佈美麗紅色屋頂的民房上空降落,萬分驚喜。當地關員好像對我們的審查特別嚴格、仔細,例如她問我們會住在哪裏(心想:與你何干),我們已回答到Russell square的同學宿舍裏,她還要再問他的宿舍在Russell Square哪一處,幸好事前小弟已抄下Tom的詳細地址,干脆把整本記事簿拿給她看,她看過後把地址抄下才讓我們走,要是拿不出來恐怕要被她扣留,希望今晚不會有人來「打蛇」。回在機場收集情報時,看到倫敦有個地方叫作Elephant and Castle,想必小象一定很想去看看。接著準備乘搭歷史悠久的倫敦地鐵,受到小弟的唆擺,即使山哥一團只在倫敦作短暫停留,也決定跟小弟每人買張牡蠣卡。可恨小弟一時豪氣,很闊綽地投下一鎊致電Tom哥報到,十幾秒後掛線時方驚覺電話亭不設找贖,白白失去了七十便士。

由於當地氣溫在入夜及下雨的情況下驟降,並與新加坡溫差達二十多度,每當車門一開,坐在車門旁的小象便冷得發抖。我們亦在地鐵分成兩團,廣華兄及小弟一行到Russell Square跟Tom哥會合,其他人則到Bayswater去入住宿舍。

fig. 2 狹小的倫敦地鐵

在月台到地面要乘升降機,旁邊也有樓梯,但樓梯旁貼上的警告字眼「只可在緊急時使用」,其原因是「這樓梯有一百多級」,英國人真有幽默感。久違了的Tom哥一早已在Russell Square等候我們。不知Carrie及沙拉姐有沒有發現,Tom哥到倫敦過後消減了很多,是華人在異地生活的見証嗎?

步出地鐵站時正下著毛毛細雨,Tom哥說倫敦人不愛打傘,所以他不打傘,但小弟在香港也未曾在這樣的雨勢打打傘。Tom哥又說香港受英國統治近百年,建築風格跟倫敦差不多,所以他來到倫敦之時,感覺跟回到香港差不多。小弟就覺得維多利亞式在香港及檳城均見識過,但整條街道一律是維多利亞式建築的時候,就有另一番滋味了。在漆黑的街道上兜了幾圈後才到Tom哥的寓所,心想如小弟改天獨自再來必要迷路呢。Tom哥弄的「雜菜湯」如其人一樣材料十足,只是水少了一點,材料全都外露了,恕小弟只能稱這為「雜菜」。可惜的是小弟受Jet Laq的影響,加上不愛吃蕃茄,胃口不佳,浪費了Tom哥很多心意。Tom哥的私人房間比木頭於新加坡那間大得多,如說只能勉強容納三人便有點兒過謙了。晚上小弟便把三張椅拼在一起,重新體驗在Lab睡覺的生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