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 倫敦

倫敦是英國的首都,於英國南部,西經零度,北緯五十一度,溫帶海洋性氣候,是泰吾士河畔的港口,有二千年的歷史,於一八零一年成為世界最大的都市,現在面積為一五八零平方公里,大多是平原,人口達七百四十萬,是歐盟中人口最多的城市,58.2%的人口信奉基督教。倫敦本是凱爾特人的城鎮,由羅馬入侵者於公元50年左右建立,並命名為「Londinium」。二戰期間,倫敦遭到納粹德國空軍的猛烈轟炸,大部分建築遭到破壞。由於倫敦的重建未經統一規劃,造成今天建築多樣化的格局,並成為當今倫敦的獨特之處。

Tom哥弄了奶玉米片給我們當早餐吃。在香港,奶及玉米片均是奢侈品,小時候好不容易才能說服娘弄幾餐吃。Tom哥說,歐洲國家會對農產品作大量補貼,所以奶及玉米片在英國均是很便宜的東西,說罷廣華兄及小弟便毫不客氣的吃了大半包玉米片,看來Tom哥在離開倫敦前又要入貨了。另外,我們亦準備了小量三文治作為午餐。

今早第一站是到King Cross,經過Tom哥寓所附近的一個小公園。廣華兄及小弟均對公園內設墳墓感到奇怪,Tom哥說這在英國是很平常的事。如在香港,這裏的樓價一定會大跌呢。來到King Cross後,我們準備為牡蠣卡增值,但見到長長的人龍後,還是先乘車吧。Tom哥說,倫敦地鐵管道有大小之分,所以列車不能互通,路線也是分開經營,新開的路線車站外觀較新,管道較寬闊;舊的自然也比較舊,管道也較狹小。像King Cross這個舊站,牆上的廣告也積滿灰塵。另外,由於倫敦地鐵歷史悠久,車廂設計也比較舊,而暖氣機設計比較簡單,只要有發熱線便行,冷氣機則不然,所以只設暖氣不設冷氣,到夏天繁忙的時候,車廂內便熱得像焗爐一般。

我們的第一站是到Green Park,可惜天公不造美,一出地鐵站便下大雨,大部份人均拿起雨傘,似乎與Tom哥昨晚「英國人不愛打傘」的說法有點出入啊。一到Green Park入口,甫見草地上一排排的沙灘椅。Tom哥說歐洲人熱愛曬太陽,有生意人便想到放沙灘椅在草地上,兩鎊坐四小時。可是今天下雨,相信那生意人今天不會有生意了。穿過Green Park,便來到在電視中經常見到的白金漢宮參觀皇室護衛換班儀式。

Fig. 1 吃錢的沙灘椅

到達白金漢宮的時候,四周已擠滿了人,原來皇室護衛換班儀式已經開始了。Tom哥說這其實不算很多,可能是天雨關係吧。很容易擠上了前排,面前的儀仗馬竟然...,香港很多寵物貓狗都懂得上廁所,雖說這是馬路,但身為皇室的儀仗馬就不要那裏隨便吧,幸好與這匹馬有一欄之隔。話說回來,這裏的儀仗馬最少有八尺高,坐在上面的護衛也有六尺高,加上去有十多尺高,加上一身整齊的服飾及武器,挺有威嚴的,馬上護衛一揮手,擋在路中心的人群馬上散開,無一不從。接著我們就到附近的地方逛逛,沿途經過歌劇院,Tom哥問小弟有沒有興趣看看,本來也打算去見識一下,但當聽到入場費最少要十多鎊的時候,不懂看歌劇及英語程度不高的小弟還是別浪費金錢吧;我們亦經過一些要收費的博物館,七鎊半,心想,倫敦這麼大,還是留些時間到別處逛逛吧(不知這是否非常不健康的旅遊心態),不久又到了一個廣場/草坪(對不起,名字倒忘記了),廣場外放滿示威牌坊,倫敦政府倒大方,在這著眼的旅遊區及公共地方,即守沒有人看守著也沒有下令清除。廣場除了放示威牌坊的一邊外,其餘都放滿了銅像。話說回來,倫敦街頭真是有很多很新的黑色銅像,可憐小弟一個也不曉得,只知道那些銅像當中有很多都不是英國人,回港時一定會被嘲笑無知。我們一邊走一邊談,談到貨幣,Tom哥說英鎊的最大面額為五十鎊,相等於港幣約七百五十元,但這些「大紙」在英國很多地方都不願收(拒收Legal Tender不是犯法的嗎?),歐羅的最大面額為五百歐,相等於港幣約五千元,但一百歐已算是「大紙」,這些「大紙」在歐洲很多國家都不願收(拒收該國的Legal Tender不是犯法的嗎?),可是我們從香港帶來的就只有這些,因為我們不會想到在英國及歐洲這些物價高昂的地方會視這少少面額為「大紙」而拒收。經過聖占士公園,Tom哥問到哪四間是倫敦四大球會?小弟只想起剛奪得聯賽冠軍的車路士,奪得多次冠軍的阿仙奴也該屬四大球會之一。倫敦還有其他有實力的足球隊如熱刺、韋斯咸、查爾頓及富咸,哪兩所是四大球會就不得而知了。在街上看到兩種旅客專用的巴士,一種是英式舊式巴士,就是小弟小時候玩的那些,當年並不明白為何街上的巴士總跟家裏的玩具巴士樣子不一樣,現在終於明白了;另一種是入水能游,出水能走的水陸兩用巴士,上面寫著「Duck Tour」,名副其實的鴨仔團。

Fig. 2 英式舊式巴士

另外,我們亦經過宏偉的西敏寺大教堂。西敏寺大教堂是大型的哥德式建築物,這裡一直是英國君主安葬或登基的地點。西敏寺最早是為本篤會(Benedictine)僧人而建的,於1065年12月28日完成。由於不屑要付入場費入教堂及排隊的人龍太多,我們決定只到旁邊的小教堂參觀,這個小教堂雖然體積細小,但單單教堂內的雕像,以顯得莊嚴華麗,相信那龐大的西敏寺大教堂的奢華程度已超越小弟狹小的想像空間。

在西敏寺地鐵站對面便是大笨鐘的所在,與國會大樓連在一起。經過西敏寺地鐵站旁的隧道時遇上山哥一團,倫敦這麼大,又沒有事先約定的情形下相遇,真是湊巧。他們正在找尋洗手間,在倫敦免費的洗手間真是少得可憐,找不到的代價是每人繳付五十便士。他們遇上久違了的Tom哥時,表現十分興奮,在他們討論應否上一上對岸的倫敦眼參觀時,我們亦悄悄的溜走了。倫敦眼是世界上首座、也是世界最大的觀景摩天輪。她於1999年底開幕,總高度135米(443英尺),為慶祝2000年的來臨而興建的暫時性建築。於西敏寺地鐵站差點跟Tom哥及廣華兄失散,事緣小弟入閘後失去他的的蹤影,在長長的扶手電梯上徘徊也找不著,地鐵月台上人頭湧湧,手機也接不上,幸然在準備出閘之前的扶手電梯上跟他們相遇,因為Tom假設了小弟不會出閘,可是小弟不肯定他們入閘與否,正準備出閘尋找他們的蹤影,要不然可能要勞動倫敦地鐵的廣播系統了。倫敦地鐵的扶手電梯旁掛滿了著名劇目的歌舞劇廣告,如芝加哥、孤星淚、Phantom of the Opera等。

補充過小量能源後繼續我們的「行程」,在街頭給我們遇上了一批爭取解放巴基斯坦的遊行,如讓Carrie看見,會不會立刻暫停倫敦之行,一起參與遊行呢?穿過窄街小巷,來到一個舊街市,街市外的小廣場正舉行馬來亞節,廣場內擺滿了一個個具馬來色彩的攤位,又有民族表演,好不熱鬧。街市內,小弟發現到一個奇怪的時鐘。指針是逆時針轉,我們卻不能說這個方向是逆時針,難道這就是藝術?我們亦走到倫敦另一所大教堂--聖保祿大教堂。聖保祿教堂屬巴洛克風格建築,屋頂是圓形的,有別於屬哥德式建築的西敏寺。難得在歐洲遇上免費入場的天主教教堂,當然要進出見識一下。高高的樓頂已具異常懾人的氣勢,四周均是巧奪天工的雕刻,難怪古時建一座教堂往往用上數百年時光。很喜歡那華麗的彩色玻璃窗,彩色玻璃窗上所描繪的是一位一位聖經偉大人物,拼出一件件經典的聖經故事,這可算是小弟今次倫敦之行唯一認識的,總算沒有在這蘊藏著歷史文化遺蹟的寶山中空手而回。窗外陽光把故事投放在雲石地板上,有如是上天把它們投放在我們心中。聖詩繞樑在教堂內,心靈也平靜起來,莊嚴的氣氛不禁使我低下頭來,不再凝望著四周漂亮的裝潢。

聖保祿大教堂對面便是千禧橋,該橋曾經因震幅過大而要作穩固工程,踏上仍在震抖的橋身暮然回首,那聖保祿教堂壯麗如畫。咦?仔細一看,原來聖保祿教堂下半部分真只是一幅畫,因為現時那裏正進行修葺工程,但不喜歡工程破壞景觀,所以會在棚架外的帆布繪上修葺後的面貌,乍看下去真是真的一般,真能為遊客設想。Tom 哥談起華人在倫敦的狀況。英國人不會分辨華人、日本人、韓國人,只道他們都是遠東人,所以每當他們遇上華人時可能會以日語向你打招呼。

橋的對面是Tate Modern,前身是Riverbank Power Station,於二零零年改建成現今的藝術館,展品分成四大組別,分別為 History/Memory/Society、Nude/Action/Body、Landscape/Matter/Environment及Still Life/Object/Real Life,資金主動是透過募捐,只有小部分特別展館要收入場費,很適合我們這班窮苦書生認識藝術。廣華很用心地閱讀藝術品旁的描述,小弟則沒有這般毅力,懶洋洋地坐在展館中間的椅子上,嘗試用心感受展館內每一幅畫,也嘗試感受作畫人的心情狀況,畢竟旁邊的說明大抵只描述該作品的出處,對賞畫幫助不大,可惜此舉引起Tom哥誤會小弟沒有耐性呆在展覽館,埋下日後每次到展覽館均來去匆匆的伏線。

離開時本想到「鄰近」的倫敦塔及倫敦塔橋,聽Tom說Carrie及沙拉姐在倫敦塔橋上,把關在倫敦塔及大英歷代皇帝稱號背誦如流,心感佩服。可是小弟的肉體過於弱小,在千禧橋上也快要抵擋不住風伯伯的挑戰,體力不足,唯有早點回宿。乘搭比走路速度還要慢的巴士,只需八十便士是有它的道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