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 大英博物館

經過一個早上的休息後,Tom哥便帶我們參觀離宿舍附近的大英博物館,因為Tom哥要考試的關係,所以到場後便先回校。


Pic. 1 大英博物館側門前的石獅子(始終覺得匯豐銀行前的兩隻獅子較俊)

大英博物館是一個綜合博物館,於一七五三年,一位著名收藏家Hans Sloane去世後把遺留下七萬九千五百七十五件個人藏品、大批植物標本及書籍、手稿全都捐贈給英國國會,經過募捐籌集興建博物館的資金後,於一七五九年一月十五日落成業對外開放,目前藏品達六百多萬件。現時展館內沒有英國本土的展品,反而展出的大批珍藏大都來自十八及十九世紀英國人在各地的的冒險活動中順手牽回的(這個字眼比較諷刺)。

我們從側門進場,甫即看見有彩色博物館地圖售賣,我們深信這些對參觀的遊客最基本的,可以推銷那裏有甚麼特色展品的指示應是免費的,就如你從來都不會見到向乘客收費的地鐵地圖,一份向路人收取廣告費的宣傳單張一樣,而且我們亦不想因一時方便而向大英帝國大冒險家折腰,所以彿袖而去。

我們一開始便乘坐電梯前往最高的埃及館,走廊放著很多來自非洲大陸的畫,其中一幅是描述著埃塞俄比亞戰勝意大利的一場戰爭,畫家把埃塞俄比亞畫在左邊,意大利畫在右邊,藉著埃軍彩色的衣著及樣子正面朝著觀畫者,意軍單調的衣著及樣子側面朝著觀畫者,向觀畫者表示那一方才是正義之師,很有意思。

那裏亦展出一大批木乃伊,有些是已經開棺,雖然現場可以拍照,但小弟始終認為始舉對死者大為不敬,而且照光燈亦會損害棺上原有的色彩及加速屍體的腐化速度,所以一直沒有拿出照相機。途中我們亦經過一塊擋在路中心的「普通石頭」,回港後翻查資料,才知道這是鎮廳之寶,中一歷史教科書上有記載的Rosetta Stone。Rosetta Stone原本是埃及國王Ptolemy V 召書的石碑,於一七九九年由法軍上尉Pierre-Francois Xavier Bouchard在埃及港灣城市Rosetta的Fort St Julien進行地基擴大挖掘工程時意外發現,後來英軍打敗法軍後,雙方最後達成協議,英方獲得石碑的實際擁有權(小弟想:這本是埃及所擁有,跟你兩國何干)。Rosetta Stone最特別之處是同一段召書有三種不同語言版本,分別是古希臘文,及已失傳的Hieroglyphic及Demotic,成了解讀這兩種已失傳的文字的關鍵。這次走寶亦証明了無論當年歷史科考得近滿分也好,最終還是把它們一併歸還給老師。在參觀其間,遇上了日韓藉的老師帶著一群日韓藉的同學來參觀(到現在小弟還未懂得分辨日本人與韓國人),難道這是活動教學?還要特意在考試前選一個教學日飛來英國參觀大英博物館?

離開了埃及館後,我們便到了大中庭,是歐洲最大的有頂廣場,樓頂是呈網形的玻璃片,很特別。廣場下是美食廣場,從沒想過博物館是可以進食的。廣場中心是大英博物館的圓柱形閱覽室,圓形的內牆全是書架及書,眼底裏全是書的情景有點像以前玩Alone in the dark時在古宅內的圖書館差不多。


Pic. 2 大中庭的網狀玻璃天花


Pic. 3 博物館內的美食廣場


Pic 4 很有古典氣派的閱覽室

拿到地圖後便參觀紀念品店,那裏售賣紀念品的店舖的紀念品十分昂貴,一支鉛筆要一鎊半,難得還有很多學生一次過掃了十多二十支,像是免費派發似的。紀念品店正對著希臘館,眾所周知,希望的雕像是很有名的,甫進去便看到連接十字形走廊中間的位置四角放著四個頗為完整的雕像,走廊盡頭播放著介紹巴特農神殿特色及建築方法,下一個展覽廳是神殿,無錯,是神殿,只是體積較細小,相信是從希臘搬過來的,不知是於希臘一座小型神殿,還是巴特農神殿的一部分。下一個展覽廳放著兩幅原屬巴特農神殿屋頂邊的裝飾的Parthenon Frieze,長二百四十七尺,畫的是類似希臘諸神坐在皇帝椅上,前面有侍女、軍隊巡遊等場景。另外亦有浮雕連環圖,故事描述Centaur強搶民女,Lapith英雄救美失敗的故事,另外還有其他很多雕像,可惜大多已化成公公或無頭東宮的形像,不知是否代表當時英軍對希臘人的宣泄。

離開希臘和羅馬館,下一個便到民族館,內裏正展出醫學到人類的貢獻,還有一些東南亞奇怪的傳統婚禮、消除疫症、喪禮等習俗,比較深刻的是在印尼一帶的傳統婚禮是要把濕沙塗上臉上然後曬幾天,讓沙泥乾透,單是看了該照片一眼也感到臉上的痛楚。如果這個習俗在香港盛行,應該沒有女子會願意結婚。那裏還展出了中國焚燒祭品祭仙人的習俗及一包在香港購買用來醫病的中藥,但我最愛的還是來自中美洲馬雅文明的可愛公仔頭(不知道正名是甚麼)。

之後小弟亦參觀西亞館,展出的都是伊斯蘭的畫、圖案及瓷器,由於去年在吉隆坡已看過較這裏豐富的伊斯蘭展館,所以只逛了一圈便走了。約五時三十分,即有職員開始趕客的時間,飛快地溜到東方館偷看「賊贓」,可惜只見到一尊尊具印度色彩的佛像,想法「賊贓」應放在館內較深入較隱閉的地方。在民族館跟Tom哥匯合後便離開了,Tom哥考試後去了理髮,若他不是仍穿著陳年計工Soc Tee,相信小弟是認不出他,幸好當初沒有答應跟他一起去理髮:-p,中國人掛上英國的髮型是一件十分不妙的事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