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自sam’s xanga
================================
高記小學同學會

http://rcpsfans.awardspace.com/index.php

唔知點解無中同ga wor! go n reg an acc. la~
================================

6/10
中秋佳節+hing’s last day,整team人一起去med can吃午飯。
訂了九個位,但忘了連計程車也一起訂下來,結果在路旁等了十多分鐘,便投降改乘循環巴士去置富美心吃飯。
飯後回到公司時已差不多三時,抹抹桌子便可以回家了。
到舅舅家吃過飯後,約零晨一時到維園賞月@@”,花燈會早就曲中人散,在維園閒逛了一圈,抬頭望天,發現「咦,原來今天月圓啊」,幸好趕得及在此話脫口而出前收回來。二時便回家了。

7/10
今天是公眾假期,跟舅舅一家到東涌旅行(又有人恨唔到ga la :P),記得第一次到東涌的時候,東涌只有很多地盤,巴士在東涌四處兜風都沒有人上落車。其後每次到東涌,不是清晨便是深夜,四周仍是人跡罕至。今次是第一次在繁忙時間到達,加上昂平360開放,一出地鐵站,差點被人潮嚇到,這裏人流絕不比沙田、太古等市區為少。
走過逸東村,便正式踏上去大澳的旅程。經過遊樂場協會的營地,不禁回憶著去年第一次跟AYP到這裏宿營的情景,第一次大夥兒由到街市買食材而不是去BBQ,回營起爐、(葉)雞翼、開青口、煮食、摸黑洗(獲)一條龍親自完成(背後當然有人領導),阿豬更不幸被那些一元一隻的超平青口「咬」到,讓領隊Albert多麼擔心。
接著大都是平坦的石路,沒甚麼難度,風景是機場景及濛濃的無敵大海景,雖然走了三小時後便到達大澳,但已有點兒累,跟上次帶病+十多公斤的背囊完成三日兩夜的行山+露營時的狀態不能同日而語。大澳充滿水鄉風情,那裏的居民雖然較貧窮,玩的是斷了線的羽毛球拍,踏的是「氧化」了的單車,賣的多是普通的海味,可是居民樸素的生活比威尼斯那種人造的水鄉風情美得多(也許只是小弟一向以為豪華快艇不應存在水鄉裏)。那裏的小食甜品都很平宜,不會因位於遊客區而坐地起價,苦了其他的原居民。吃過了滑滑的豆腐花,喝過了香甜的豆漿,便乘十一號巴士回東涌了,雖有險峻的山路+燦爛的夕陽,卻沒有打擾小弟跟周公的談話。
回家途中,在香港站目睹有外國人「跳閘」,惹起背後有幾位印菲藉女士不滿,但未有進一步行動。小弟直覺覺得他一定來自巴黎,啊,小弟該要趕快摘下有色眼鏡。

8/10
啊,又一次聽不到電話響,讓Grace要辛苦的爬到電腦前請假,真對不起。
Hing離開前送給我們的小食,一直不動的站在小弟桌前,而人就到了科學園去,system development team又回到六個人的時代了。

9/10
歡迎Edward加入 system development team!!!(注:是來自港大的,不是中大的Edward啊)
剛剛被哥哥召了入房,接了一個新的Project,中學概覽(即先前提及阿強忙了整個暑假的Project中學版),程式主要以VB編寫,配合排版軟件InDesign,這次真找對人,小弟可有豐富的編寫VB經驗,曾在大學寫過兩小時,在公司可找不到另一個啊。對於InDesign,除了以前從未聽說過這套軟件的存在外,可說是對這套軟件非常熟悉,尤其是InDesign的開發公司Adobe另一套軟件,Adobe Reader,是小弟在大學時代其中一套最常用的軟件之一呢。

10/10
今天是雙十節,如果可以放假便好了。
在香港隔岸遠觀台灣天下圍攻,天下圍攻這個名字很有氣勢啊,有點像金庸筆下「圍攻光明頂」。
為免在這天不明不白的被人打,請不要穿紅色或綠色的衣服,市區的士司機應避免跟新界的士相遇,反之亦然。

11/10
歡迎阿展加入 system development team!!!阿展懂得很多電腦知識,有點像摺龍這部電腦字典,與小弟這類只懂工作範圍內的知識的IT人形成強烈的對比。幸好同事們懂得以一餐飯應付多位新人的加入,否則小弟的錢包可要乾涸了。

12/10
阿恒今天Last day,作為在公司做了五個月的temp staff 有廿七人跟他食飯farewell,可說是個奇觀。一班人浩浩蕩蕩到西環晶苑飲茶,食物平宜又大碟,舖滿了圓桌後,遲來的便要臨時徵用後面的四方枱存放,高峰期放了八籠點心。再想想小弟公司同事們大都是低食量的人,後果真不敢想像。幸好有新來的Edward及阿展幫手,加上小弟多吃了半餐以應付看晚上的Show,所以最後約只吃剩三四籠份量的點心。

很想很想出席晚上飯腳聚餐,可是早於上月便約好了今晚看show,未克出席。不是甚麼甚麼演唱會啊,是兒童不宜啊,蠻好看的。
剛收到中同的消息,讓小弟想起朱自清的背影,作為朋友,就算不懂說甚麼安慰之言,也要懂得不要在這段時間請他好好放低吧。

13/10
今天回校,碰巧是預科生誤導日,四處都是青春無敵的青年人,感覺自己跟他們已經很遙遠。即使拿起預科生的布袋走到煲底,也不會有人拉你到counter 前談談。在加了價的咖啡閣午飯後,順道到久違了的賤build走一趟。今年來幫手誤導的新生比以往的積極活躍,印像最深刻的是被位負責派傳單宣傳CSE department 的不停游說小弟加入CS,一方面欣賞他的積極,另一方面又概嘆CE已失去以往的氣勢。在CSE Counter 放了一部立體視像產生,慚愧的小弟在三年的CE生涯都未曾見過。另外Counter派發一個黑色較小的布袋,設計雖然簡單,但已是近年派發的最精美的紀念品了。本想去探望正落力demo的小象,但想著想著,還是別打擾他好。因為要趕著去練箭,所以只逗留一小會便離開了。臨走前遇上一個熟悉的面孔,很自動的上前say hello,可是想了近五分鐘才記起是當年叱吒一時的小明,想必是小弟早已離開了計工的圈子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