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回顧

自畢業歐遊後都未見到d組仔女,所以新一年的第一天便急著要組聚了。

一行人到美孚打保齡,記得第一次約一條龍組聚時也是打算去打保齡,做了不少準備功夫,最後因為撞大組聚而改去元朗唱K,沒想到兩年後在有點漫不經心的情況下又可以相約一起去打保齡。
今次是我第三次去打保齡,雖然分數上沒上次那麼好,但今次領悟到一點點小技巧,可以把保齡球滑出去,不必再用以往既難看又傷球道的「拋大石」的方式擲出去了。打完一局後發現鄰組的組爸Eddie在鄰線跟友人打保齡,他還用很驚訝的表情問我們是否還在組聚呢。

晚上到旺角青葉吃壽司,那裏很寧靜(如不把我們製造的噪音計算在內),是一班好朋友聚腳的好地方,如不介意價錢偏貴的話。雖然有zulei在場,但待阿宇來到後,組聚就突然很有趣地變成了集體沮喪環節。大家不用擔心啊,男孩子晚一點拍拖、晚一點成家立室也不是問題,畢竟你們還是很年輕。

因為第二天要上班的關係,不能太晚回家,所以吃完飯後便要離開了,很期待在photo days 期間跟你們再聚。

六號那天跟中同一起去赤柱燒烤,順道為Jacky慶祝生日。Jacky的父母一早就到了赤柱霸爐,選了個風水位之餘又把爐頭及椅子舖得整整齊齊的,配合那個無敵大海景,跟在五星級酒店燒烤又有甚麼分別呢?在此鳴謝Jacky一家的熱情招待。
以往看著別人「煽風點火」時總是十分吃力,所以老是想如用手提電風扇幫手起火會否更好,但一直沒有嘗試,因為家裏沒有一把效能良好的手把電風扇。今次阿宏帶了一把摺扇來幫手起火,效果出奇的好,加上我們豪氣地不停加炭,第一次燒烤能燒完整包炭之餘,還可以第二次享受在熊熊烈火上燒烤,感覺非常良好。
晚上一起「扮」觀星,原來大家都懂得那條腰帶,至於其他就不太懂了。

十一號晚相約摺龍、廣華及Tom 兄一起到旺角吃飯,要四個平日不大會逛待的找一個既便宜又好吃又可以坐很久的地方吃飯真不容易呢,結果廣華打電話問朋友,終放找到了一個合宜的地方,還可以望著別人痛苦地做gym的模様^^。這次是在斯德哥爾摩後第一次一起吃飯,這樣不行的啊,但如果不是他們不願看到歐羅不繼升值,不想把歐遊的負債繼續拖下去的話,可能這餐飯「有排」都未能吃到。一傾起歐遊之旅,大家就興高采
烈,最值得回味的是瑞士的火車團,最難忘的是意大利的火車之旅,最抵玩的是北歐的遊船之旅,還有很多未能盡錄。提起歐洲,據聞有個很奇怪的program是去英國「公幹」,雖說是為準畢業生而設,但在四月開始進行(註:之所以奇怪,是因為香港所有大學都是在四月至六月期間有期末考試或present,去了即代表無法在該學年畢業),tom兄及廣華好像很有興趣啊,不過英國又不是沒去過,在香港又不是沒有工作,對我的吸引力實在不大。另外,廣華及我都是自從上班後都沒有做過熱運動,不如就找個好日去踏單車啊。

十三號下午收到sam的訊息,說CSEAA參加了十四號在維園舉行的「格林彼治賽車」,問我去不去玩,好像很好玩似的,雖然要早起床,但都一口答應了。
十四號遲了起床,趕到巴士站乘車時打算先向sam報到,才知道sam比我更懶,現在還在賴床不願起來。

十四號荃葵賽後,跟箭會一起到荃灣吃飯。初初加入中大會,大家主要關心的是本會一直出不到成績出色的射手,之後大家關心的是留不住訓練班的新秀,現在擔心的是找不到足夠的莊員,情況好像一日比一日嚴重啊,不知將來出現的問題會不會是留不住莊員、留不住中大場、中大會在中大續不到會等?希望不會吧。

雖然米生放了兩星期假,但工作上仍是忙過不停,Wiki的第二個及第三個A總算開始成形(但要改Core,令日後Upgrade會變得很麻煩),但第一個A就有點難度了,怪不得最初一個月總是做不出成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