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可以在下午找些活動玩玩,結果因為只是匆匆邀約,所以都是一起吃晚飯算了。

在旺地恆遇見大組長Joseph,他因為internship的關係,今年才畢業,仍然這麼活躍,仍然這麼健談,仍然是一個光頭,只是好像忘了我們這細組罷了。

我們本想到X-cafe,可是因為有人包場的關係,唯有到樓下的One more cup。Connie一來到便興高采烈地拿了一副大富翁來,食飯?對她來說並不緊要吧,但在一眾男生強烈反對下(民以食為天ma),唯有先乖乖收起,拿了副立體的飛行棋來。
這副飛行棋的特點是以立體的飛機作為棋子玩的,份外「逼真」。在兩位高手的合作下,小弟當然大敗而回,而其他組仔好像對賽車較感趣,各人都拿起時下最流行的NDS玩。

因為d雞出現了小小意外(是迷路嗎?),幸好轉了其他食物後很快便弄好了,要不然坐了兩個半小時,有其他客人來到時,我們未來得及吃飯便要走了。飯後我們還玩了一次大富翁,不知是否有一種命格叫「坐監命」,經常性踏中入獄的那一格要入獄,結果全程只經過起點兩次,不過都比踏中阿宇的太平山好,一次六千元可受不起呢。

談到工作,這班乖仔很多已經找到份正職了,Charles 要加油啊。Connie替一名學生補習都有五千元收入,很羨慕呢。不如一於全職補習,兼職當美甲師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