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今天同樣是約了Nelson打羽毛球,因為昨天忘了做cool down的關係,彼此的肌肉都有點酸痛,這樣的狀態仍能打了一小時單打算是不錯的了。
回家後,開著冷氣,一邊聽著Kenny G Live,很快便呼呼入睡,差點忘了起床,到韓國觀光公社索取旅遊資料。原本打算TempleStay,但發現原來費用由每天五萬元起,還要每天要早上三時三十分起床,我相信一定不能夠說服跟我一起去的香港朋友們這樣做,所以都是另謀住處吧。Nelson說可以到天主教的修道院去,不過天主教在南韓屬少數教派,能否在那裏找到合適的修道院仍然存疑。

晚上跟Nelson及Alvin去恐龍展,原來他們此行的目的是試炮,我自然成了炮灰吧。去完這次展覽後反而多了一個疑惑,究竟當地的人怎樣發現這些化石呢?因為當中很多化石只有很淺很濛很小的印痕,要很細心才能看到,在野外理應是毫不起眼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