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香港有很多人正在爭論自己是香港人還是中國人的時候,有一種人每當談及自己的種族的時候會表現得很尷尬,或是表達得比一匹布還要長,例如:「十六分之一是蒙古人、十六分之三是萄葡牙人、四分之一是中國人、二分之一是美國人」等,這樣的人我們都會統稱他們做混血兒。

為甚麼會突然談起混血兒?話說上星期五在地鐵站等待Leo的時候,談到教城又有一位同組的同事Adrian要走了。為向Vicki介紹這個對她只有一面之緣的同事,就不得不回憶起他們唯一見過面的場合--小肥牛飯局。飯局中除了Adrian外,還有兩位同是與Vicki只有一面之緣的同事Edmond及Joan。為了讓Vicki從這三位同事間分辨出誰是作風低調的Adrian,當然要談及Edmond及Joan吧。奇怪的事便這樣發生了,當談及Joan的時候,大家都不約而同地覺得Joan是一個混血兒。

混血兒是一個很特別的人種,當你看到一個高高大大、膚色白晢的華裔人士,你會分辨得出他是一個上海人;膚色同樣白晢,但個子比較矮小,衣著打扮比較時髦的,你亦會分辨得出他是一個日本人;個子同樣矮小,膚色較黑,衣著色彩豐富但偏向沉色的,你都會分辨得出他是一個南亞人。但一個同樣是黃皮膚、啡眼珠、黑頭髮,高矮肥瘦、衣著打扮、語言口音都是跟我們差不多的混血兒,我們卻可以從中把他跟其他純種人中分辨出來,真是神奇。

雖然身處於這個全球化風氣盛行的時代,但在香港接觸到混血兒卻不多,在我認識的朋友當中大概只得四個(說不定當中可能有漏網之魚 )。
這四個混血兒都有一些共通點:
第一,四個都屬於靚仔靚女(我對「靚」的定義是比較廣義的);
第二,四個都是精通中英文;
第三,當中三個曾到外國讀書,另一個不詳(因為只有幾面之緣);
第四,當中三個十分聰明能幹,另一個不詳(原因同上);
第五,當中四個是黃皮膚、三個是啡眼珠、黑頭髮(另一個是否染髮就不得而知)。

那麼我們是否靠上述特徵分辨出混血兒呢?肯定不是,因為通常我們第一眼便能分辨出,而上述的第二、三、四點都是需要與他接觸一段時間才知道。而且,我亦認識不少純種朋友是以上五點均是全中的。

還有一點是上文沒有談及的,就是臉上輪廓。東方人跟西方人的輪廓差異頗大,例如西方人鼻子較高,面部面積亦較大,而且很多都是毛茸茸的,但我對輪廓方面沒有仔細研究,到目前為止都只能夠憑它分辨出東方人及西方人這兩大人種。

或者最後的結論,就是當我們分得出誰是東方人、西方人、中國人、日本人等之後,那些未能分辨的,我們就會統稱他們做混血兒。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