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難得的同是邀約兩大家族到舅舅家吃飯打牌。

表姐剛剛領養了一頭三歲大的狗仔,命名為小白。小白見到十六個陌生人時毫不怯場,一聲也沒有吠過,跟表哥的那隻dor dor 判若兩狗,不熟悉牠的人還以為牠今天喉嚨痛呢。小白是一隻十分好靜的混血兒(好像是西施加另一款狗種,小弟卻忘記了),除了兩位女主人外,甚麼人也不理睬,只管躺在廚房外的風扇底下一邊乘涼,一邊學煮飯,比熟睡中的小弟還要安靜呢。可是小白亦一點也不貪吃,不管是外面買回來的西餅還是媽媽弄的桂花糕,牠只是把鼻子伸過來嗅嗅,滿足一下好奇心便算,一口也不肯嚐,也許是他天性嘴角高吧,但這舉亦嚇得我也不敢吃

在場比小白還要年輕的還有軒軒。軒軒剛剛入學,學懂了很多東西,不單只不用跌跌碰碰的走,還懂得組識一些短句子,跟我們溝通了。看著他慢慢成長,由最初不懂坐好到現在懂走懂說話,感到人類的生命實在太神奇了。

堂妹下星期日要到英國了,相信在同一天我亦要跟zulei及輝farewell,好像一次過要送走很多朋友似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