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被舅舅吵醒去放狗狗小白,早知今早難得睡得這麼甜就應該一早推掉他。

今早放狗狗放得很熱鬧,原因是除了舅舅一家及我之外,姨媽及軒軒都有跟著來,還遇上新來的一家幾狗,頓時令深水灣及淺水灣交界變成一個狗狗Party。

跟那一家幾狗閒談其間,發現原來很多沙灘都是不準放狗狗,怪不得深水灣及淺水灣交界有那麼多人放狗狗;另外,原來狗狗老了以後都是不願動的(不知道你又是不是其中的一份子呢?);另外,原來狗狗便便後很多人都會用水清洗,而有些狗主會將這套對付狗狗小小概念套用到狗狗大大那裡

小白仍是不肯游水,牠還是比較喜歡浸水,浸過水,洗過澡後便帶牠回舅舅家了。小白除了很靜以外,牠還有諸多表情,我們準備出街吃飯,獨留牠在家的時候,便會皺皺眉頭,跟Grace一模一樣呢

跟舅舅家去大快活吃飯,叫了一個西冷牛扒雞寶火腿扒飯,在沒有叫少飯的情況下,這三塊東西跟飯都是少得可憐,相反芝的沙薑雞就足足有半隻雞,足夠兩個人吃,很不公平啊,不過看看她那碟沙薑就不其然想起Alan,好在我有頗強橫的忍笑能力,不然就把舅舅一家嚇傻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