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晚組聚歡送Zulei及輝,全部十個人均有出席,希望三年後的組聚還是這麼齊人(多過十個也沒關係呢 )。

久違了的光頭仔一出場便一鳴驚人,身形暴漲得波修拍上去都會感到相形見拙的地步,手瓜當然粗過我大脾,而且有著稍一不慎便會爆衫的地步。他把工作室都遷進健身室了嗎?

席間「美女廚神」Zulei親自指導「美男廚聖」輝蒸水蛋的要訣,全場側耳傾聽,聞之讚嘆,可惜輝於英國的宿舍不許明火煮食,未能在異地一顯身手。(三年都住在湯宿的廚神好像忘記了中大亦只有湯宿才可以明火煮食)

吃罷換個地方去吃甜品,Connie及我叫了一個好像是叫作「芒之戀」的套餐,三款芒果小食總共只需三十三元,比其他甜品抵食(小弟還是覺得很貴),美中不足是這批芒果十分酸,除了有雪糕的甜味補救的那一碟外,如果本身有胃痛的就千萬不可嘗試其餘兩碟了。跟Connie及Zulei談論著中學時學英文的方法,她們原來當年既有苦讀 grammar,也有讀諺語及布殊的講話等,那麼我當年又做過些甚麼?除了堂上操過pastpaper外就甚麼也沒有了 ,難怪英文這麼不濟; 關於數學Zulei教出個取A的學生呢,相反小弟當年的學生就肥了附加數,看來我不再替學生補習的決定是非常正確的。

送走光頭仔、Zulei、Connie後,其餘人馬拉隊到新之城遊戲機中心,不是,應該說是新之城賽車中心比較貼切,一踏進去,眼簾底下盡是賽車遊戲機,走到遊戲機中心深處才見到其他類型的遊戲機如太鼓、高達等。其間我們發現一個太鼓高人,Combo的數值升得比CPU的Clock Counter還要快,其中一次還在一首歌曲中打出4xx及3xx Combo,眾人都覺得那個唯一的Miss是高人害怕那個Combo Counter Overflow 引致當機而故意做出來的。看罷便輪到組仔們表演了,驚訝為何他們看到那位太鼓高人時會感到驚訝,他們的實力可以媲美那位太鼓高人啊,我想我早該掛鼓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