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今天是射箭訓練班第一堂,幸好先前我們只是白擔心一場,今期學員人數都算正常。

又一次被誤會是莊員,難道大家都看到我的額頭上刻著「莊員」兩個字嗎?所以要再次在這裏澄清,我己經是畢業了一年的老鬼了。

在箭場上穿忍者裝的就見得多,穿餵蚊裝的倒是第一次看見,初時以為是訓練班的新學員,想不到這名勇者是「新莊」的Angel。雖說「新莊」只有四名莊員,但小弟能夠將其外表配上名字的就只有小珊一個,其餘的就只是認得其外表而配不上名字,而Angel就連外表都認不出是莊員,這個老鬼真是有點兒失敗。或者作為老鬼應該先找方法跟新莊熟絡,日後合作也可以順利一點。

闊別三年的Mik罕有地回歸,放工後還山長水遠來箭場探望我們,真是有心。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