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應該改名叫「黑仔」,連續約了兩次行山,兩次都下雨,本來打算毛毛雨都照去,但這次加了一個一號風球,別做夢了。
改行雨程去溜冰(其實是上回的主意,因為黑仔經驗豐富),在Carrie的領導下先去飲茶,假日午市都是四十元一個人,還要不用等位,太美妙了。不過六個人包括以食量名揚天下的大孖在陣,叫了八碟點心加一碟飯居然吃不完,黑仔大感驚訝,明明上次大概都是這六個人,叫了六碟小菜後還要加菜的。Carrie好像正在學習德文,也被生字的性別弄得頭昏腦脹,顯得上回黑仔跟idol 學得不好是件正常不過的事

本來飯後到megabox溜冰,不過跟megabox溜冰場的開幕典禮表演撞過正著(這個溜冰場好像已經開了三個多月了,黑仔指數急速上升),唯有改去又一城。megabox溜冰場挺大的,還有一個無敵大海景,一邊溜冰一邊望海的感覺應該不錯,如果沒因它分心已致跌倒的話。megabox的扶手電梯也挺快的,可以媲美九龍塘地鐵站出又一城的第一部電梯,半分鐘左右就可以由地方上四樓,應該跟乘升降機差不多。聽Carrie說這裏的停車場在十五樓,相信未轉到地下就已經暈倒了,她還自爆是個危險駕駛者,所以黑仔在這裏要提醒各位,沒緊要事就不要到葵涌一帶了;到魚則魚涌就絕對安全,因為黑仔不會駕車

到又一城後發現這節溜冰時間快要結束,唯有到麥當奴等候較昂貴的下一節。那時候Tom叫了一個豐富的套餐,究竟是不好意思只是坐著不吃還是西餐較適合他的口味就不得而知了。 談到工作,原來edward也有沒事做的時間,黑仔終於行運一次了,因為黑仔工作間可以上網,要是不能上網,都不知道這星期該怎樣過。

好不容易到了溜冰時間,這裏的溜冰鞋沒有太古城那邊那麼刮腳,但踏入溜冰場的第一步就差點滑倒,溜冰場就好像洗手間內的大水氹,每一步都是處心積慮的意圖把黑仔滑倒似的。受之前有個小女孩在溜冰場輾斷手指的報導影響,加上身邊又有朋友曾被輾過手指,黑仔每一步均是膽戰心驚,尤其是當身邊不時有人飛過,所以溜來溜去也沒有多大進步,兩小時後都只能夠踱步,十分羨慕Carrie可以這麼瀟灑的豁出去。

溜冰過後一起到Page One打書釘,雖說各位均是好書之人,但一班計工同學的約會是一起打書釘,是出人意表。對上一次跟友人集體打書釘恐怕已經是五年前的事,那間洪葉書店都已經結業了。X2一手便拿起了本「中國應向日本謝罪的九大理由」,然後大肆批評,不禁讓黑仔想起Albert(不是Stephanie 的Albert,而是黑仔的中同),黑仔明白該書為何不列出一些反面觀點,畢竟這書不是叫作「日本應向中國謝罪的千萬理由」。關於歷史教科書,黑仔傾向應同KK的說法,歷史書應該只羅列出客觀的事情,誰是誰非就應該留給後人作判斷,此乃「歷史自有公論」。

吃飽了精神食糧就是時候去吃生物食糧,X2遇上了兩個沒有關係的人,於是一起到南山吃晚飯。兩個沒有關係的人教我們點了一個套餐加兩個菜,說這是城大生的標準點菜方法,經老闆娘的介紹下還點了一隻豬手,只是中大生的食量似乎遠不及城大生,吃了五碟菜已經很滿足了,最後來的一隻豬也真是很健碩,單是一隻手已經要用上一隻大碟去盛載,看得出廚師很花心思去弄那些配菜,只是黑仔無福消受。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