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昨天要八時四十五分到達荃灣也算得上是早,那麼今天要六時四十五分到達大埔又算是甚麼呢?Nelson還說可以早點乘地鐵接駁火車去,很明顯他是一個不用早起的幸福小孩。

早上四時四十五分起床小睡一會後便給Nelson一個早晨電話,意料之內他還未睡醒,意料之外他還可以在半小時內完成梳洗然後落街等我,早知如此我便乘車過來吧。早上的過海小巴還是滿滿的,多麼擔心他未能上車,幸好這只是過慮。晨早去旺角的過海小巴班次頻密,價錢又便宜,才十元便能迅速到達紅磡火車站,值得推介。

聞說Nelson原來平日有做gym,通常是先跑三十分鐘+5m/s步速+十五度上斜,然後再做重量訓練,真是真人不露相,這個速度Jacky應該會望塵莫及,幸好沒有叫他來一齊跑。

準時到達運動場,卻只見港大的星及一眾來做晨操的人士,跟星跑了一個圈回來之後發現原來他們一起去了買早餐,房內充斥著香噴噴的麥當奴早餐令人垂涎欲滴。

正式開場的時候才發現用來Set距離的繩卷不翼而飛,令在場人士大驚,幸好大埔場還有一個,如果今天的中大地在夏鼎基運動場舉辦就慘了。會場的繩卷把手設計獨特,使用時方便極了,只是繩長比較短,幸好把繩子拉緊了就足夠了,但因為要把繩子拉得很緊,所以Set得格外辛苦。

今次比賽引進了台灣的電子計分方法,小弟學射四年倒是第一次見到。台灣教練更為此帶來了手提電腦、讀卡器及打印機,是大大部的那款碳粉打印機!十分感動啊!他打算順道作體能鍛鍊嗎?

除了改用電子讀卡計分(即是類似會填MC,又或者是大學做E的那款表格)之外,還增設了電子計時器及風筒(類似鯉魚旗,但上面不是鯉魚,而是半個箭靶,有點危險的吧 ),由於這是本港第三次使用這麼高科技進行射箭比賽,DOS及部分箭手都有點不習慣呢,尤其是填計分紙總是填得很馬虎,是沒有參與過會考或學能測驗的關係嗎?

Gordon還趁今次比賽機會跟現莊逐一單獨會面,聊甚麼就不知道了,但對箭會的用心程度實在令人感動啊。

比賽完結後一起到酒樓吃飯,談到箭會的Facebook Group,大家都不約而同不清楚某account 是屬於哪一個會員,初時小弟以為大家說的是摺龍的account,但原來大家感興趣的是阿柏的account 。在餐桌上大家相討要訓練一team新人兩大賽砌低hku的大計,很是興奮。

回程時關關給我們看看她平日的行程表,記得以前我也用google calendar 製作過類似時間表,跟關關一樣塞得滿滿的,不同的是在那裏我好像找不到睡眠的時間,卻趁著當晚更的日子為自己爭取至少有半天的練箭時間,雖說相比坊間很多運動,射箭的運動量不算很大,但烈日當空的情況下練習也是蠻辛苦的,她真的不用去休息的嗎?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