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起弓就知道自己身子弱了很多,才打了六七手,休息了兩手之後再拉弓,身體已經劇震了,已往這些情況只會在頂弓時間才會出現的o麻,是這個星期睡得不夠的緣故吧?

突然收到消息,總會有一個關於心理訓練的研討會,攜著一顆「八卦」的心去看一看,所以罕有地未收場就要離開了。匆匆到麥記叫了一個8號餐,匆匆的趕到會場,但都遲了幾分鐘。不知是否台灣教練想遷就香港人遲到的習慣,所以研討會亦遲了十多分鐘才開始,一開始台灣教練讓我們先看看電影,然後便...完了。全場人都目定口呆,這原來是個電影觀賞會嗎?最可憐的是Gordon,千里迢迢到中大接我們,再千里迢迢走到總會,去看一齣他以前看過的電影。「研討會」完結前有人提議跟教練合照,半個場的射手聞訊即閃,似乎這個提議來得有點兒莫名其妙。

會後跟中大的朋友仔及港大的星仔、譚少、家威及一個途中突然殺出來的女仔吃甜品/飯。我叫了一碗黑芝麻雙皮奶,黑芝麻跟碗是同一隻顏色的,驟眼看過去好像是那個碗甩色的緣故。再看看Gordon仔仔那碗燉奶,情形跟我不遑多讓,只是他的燉奶是帶微黃。味道如何?都不錯,只是冷了一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