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每天報章頭條都是關於股票金融是十分沉悶,也許地鐵車廂四處都是衛小姐是十分煩厭,但我可寧願維持現狀,也不願回到四五年前的景況。

五年前的香港是怎麼樣?我已不記得了。即使談不上繁榮,也總算是安定。可是在不遠處的廣州,就開始爆發一種奇怪的疫病。半年後該疫病駕臨香江,沒錯,那就是差點把香港變成一座死城的SARS。重溫當年社會應付SARS的故事,一幕幕醫生們對抗SARS的事跡,總是讓我眼眶濕濕的。如果只可以用一種顏色的筆去描寫這段歷史,我想,我只會選擇用灰色。


2月21日,一名染病的中國內地醫生來港,後來到香港威爾斯親王醫院求診,疾病傳染給大批醫院的醫護人員,尤其是8A病房。該醫生於3月4日不治去世。

在3月,政府規定所有學校的學生及教職員在學校內都必須長期佩戴口罩。所有人在進入學校之前,都必須先行量度體溫。任何教職員假若有發燒或任何上呼吸道感染的症狀,都必須立即請假三天。

3月20日,越南和香港的多家醫院只有半數員工正常工作。

3月25日,葉欣病逝,成為第一名殉職的醫務人員。葉欣是廣東省中醫院二沙島分院急診科護士長,她殉職使醫護人員人心惶惶。

3月28日,香港政府宣佈從4月開始全港所有學校停課,直至5月後旬才開始復課。

3月29日,Carlo Urbani病逝。Carlo Urbani是首個確認SARS為一種全新疾病的醫生,他本是無國界醫生義大利分會的會長,獲世界衞生組織聘請,派駐越南河內對抗當地的傳染病。他在2003年2月接獲越南法國醫院的電話,指一名男子出現肺炎症狀,並在5日內惡化至需要靠機器呼吸,其後該病毒擴散至全醫院。他在這些病者身上發現了SARS病毒。可惜,他自已亦受感染,於3月11日病發,並於同月29日病逝,享年45歲,留下結髮妻子及三名兒女。

3月31日,淘大花園E座已經有超過100人受到感染,香港政府宣佈隔離該公寓。

4月1日,美國政府召回了所有駐香港和廣東的非必要外交人員及其家眷,同時警告美國公民如非必要,不要到廣東或香港訪問,瑞士政府也禁止香港廠商參加即將舉行的瑞士鐘錶展。

4月16日,武警北京總隊醫院內二科主治醫師李曉紅病逝,享年28歲。

4月19日,廣州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傳染病科黨支部書記、主任醫師鄧練賢病逝。

4月22日,新加坡中央醫院血管外科顧問醫生趙光灝病逝。

4月24日,山西省人民醫院急診科副主任梁世奎病逝,享年56歲。

4月26日,劉永佳病逝,享年37歲。劉永佳本是香港屯門醫院胸肺科內科護士,懷疑因為替病人插喉而跟謝婉雯一同染病。

4月27日,北京人民醫院急診科護士王晶病逝,享年31歲。

4月28日,高雄長庚內科醫生林永祥病逝。

5月1日,台北市立和平醫院護理長陳靜秋病逝。

5月3日﹐台北和平醫院清潔環保員陳呂麗玉病逝。

5月11日,台北市立和平醫院護士林佳鈴病逝。

5月13日,謝婉雯病逝,成位首位公立醫院醫生因搶救SARS病人而殉職。謝婉雯於草根家庭長大,1992年醫科畢業,在屯門醫院服務。她的丈夫亦是醫生,但後來因為癌症逝世。2003年3月,屯門醫院接收了三名SARS病人,但院內胸肺專科醫生不足,她自願由內科病房轉到SARS病房工作。懷疑因為替病人插喉而染病。她在4月3日留院治療,4月15日轉入深切治療部,5月13日凌晨四時因搶救無效而逝世,享年34歲。於同日,北京北京大學人民醫院主任醫師,急診科副主任、急診科黨支部書記丁秀蘭亦病逝。

5月15日,台北市立和平醫院醫生林重威及台北消防局第三救災救護大隊延平分隊救護隊員郭國展病逝。

5月16日,香港基督教聯合醫院護士鄧香美病逝。

5月18日,台北和平醫院護理部副主任鄭雪慧病逝。

5月27日,香港基督教聯合醫院護士劉錦蓉病逝,享年46歲。

5月28日﹐台北和平醫院護理書記楊淑媜病逝。

5月31日,香港威爾士親王醫院護士王庚娣病逝,享年52歲。

6月1日,香港大埔醫院醫生鄭夏恩病逝,享年29歲。

6月13日﹐台北和平醫院醫檢師蔡巧妙病逝。

以下是當年的新聞片段:

董建華記者會、關閉泳池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