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來想去,終於讓我想到一個得體的四字詞來形容現在我的工作狀況,就是「隨時候命」。

情形就好像消防員一樣在消防局來打排球,表面上是hea,實際上是一邊自我鍛鍊,一邊捕捉著需要他們的一刻。

但我只是當一名software engineer,當一名software engineer跟當一名消防員的分別是他們返一日放兩日,而我就將這返工的一日分成三日,每次返三分之一日的時間。

當一名software engineer可以有著當消防員的使命感,實在有趣得很。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