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最後一天在中大射箭,在關關的指導下改用平draw的方法開弓,感覺良好。可能因為先瞄準後拉弓的關係,節省了開滿弓時瞄準的時間,對我來說好像比高開還要省力。但對用只有廿二磅的弓,每場比賽只射七十二箭的射手來說,省不省力該不是一個重要的議題。
今天射箭是歷來打手打得最厲害的一次,護臂前後都瘀了一塊。上回研究過後相信是grip 位不對+忘記扭手+護臂設計的問題,因為在這三件事同是發生時,弦影會踏上護臂的位置,就算release是多麼完美也只會注定要打手,更何況我的release一向都不完美 。先讓新form熟習後才慢慢調理吧,反正那裏的痛覺神經都死得七七八八 。新買了一個護臂,本來以為那個向箭會借來的跟了我很多年的護臂可以回家了,可是阿葉說那個護臂沒甚保護能力,被他這樣嚇一嚇,我也先保留著那舊的,以便日後可能要有一段時間裏向需戴雙護臂的事實屈服。
不知何時會開始上山練習呢?想到這裏忽然醒起自己忘了向箭會相借幾口靶釘,如此當自己一個上山的時候就相當不便的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