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這學期開始後第一次上山練習,原來總會後面的射箭場是屬於獅子山會的,之前還以為那裏也是屬於總會的,幸好那裏的教練很好人的告訴我,要不然就要傻呼呼的繳上guest費用。因為下星期要比賽,所以特意set了一個廿五米靶練習,很久沒有練習廿五米這個距離,很虛無飄渺的感覺,箭射出後都看不到射到了那裏,只是聽到上靶的聲音,跟射十八米很不一樣,出去拾射時發現靶上有一半都以十環的大小group在黑環上,很是高興。不過射完第二手才發現其實其他射得不好的都passing through,空歡喜一場。廿二磅弓打廿五米邊靶有一半pass through還是生平第一次,馬上跑回倉拿塊擋箭布。沒有多餘靶釘釘擋箭布真不方便,唯有勉強掛在靶後。打第三手發現打在靶上的箭都歪歪曲曲的,嚇了一跳,原來只是它們全插在擋箭布上的緣故,下次選靶面的時候要小心一點。
記得上次練習時打手打得很兇,鮮血濺在護臂後方,宛如被摧落的殘梅,今次特意戴後一點,卻輪到前方被打得紅朣了,特意著眼前手縮膊、扭手及觸弓問題仍沒法改善,越打越朣,越朣越打,傷口像是槍傷多於這把廿二磅弓的餘勢,唯有嘗試同時戴上兩個護臂治一治標,感覺好像是打著石膏射箭似的,蠻是趣怪,雖然弦線間中仍會之字型般攻擊前護臂的後方,但起碼沒有之前這麼傷。
到了兩時收費時段便跟tony及kay仔到又一城food court喝過吉野家下午茶,再到log-on逛了一會便回家了。很久沒有逛街,在log-on發現很多新奇趣怪的東西,完全沒想過兒時會飄雪的水球可以跟音樂盒cross-over,沒想過那由兩隻機翼上下夾著的最舊式的那款飛機可以像小型搖控直升機般自由飛翔,真像是大鄉里出城。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