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發生了很多事,請容小弟慢慢逐一跟你說:

光管事件
話說小弟公司頭頂的光管早前有幾天閃電般閃下閃下,之後更熄滅了,但小弟一直懶理,反正少一支光管都不會影響小弟的工作。但今天有位哥哥突然說要替我更換頭頂那支熄滅了的光管,無所謂啦,反正更換了也不會影響小弟的工作,不過一換就出事了,那位哥哥一換就替我換了兩支超強力光管,小弟搖身一變就變成了在水銀燈下,穿著白色反光褸表演的小生,現在每天演出的劇目都是<打字>,相信要等到這兩隻光管壽終正寢的時候,我才不用再跑到這個舞台上表演。

手電冇電事件
話說小弟的手電冇電,但昨晚又忘了充電,唯有帶著充電器回公司充電,豈料把充電器帶回公司後才發現這充電器無法替手電充電,唯有讓這手電在冇電的狀態死撐直到回家才去研究這充電器為何不能為這手電充電,但撐到收到gigi的第一句話就撐不住了,幸好在金百利地下成功找到她,不過在找不到manson的情況下讓蛋老闆白跑一趟呢。回到家又不知怎樣的又成功讓這充電器替手電充電,這兩三天總算有手電用。

靈車事件
話說今夜趕赴舊同事的約會,在巴士站外遇見一部寫著往銅鑼灣的小巴,車上漆黑一片,看不清有沒有座位,於是小弟踏了半個身位上車廂,問問司機有沒有兩個空位,被司機漠視後,小弟唯有親自把頭轉向另一邊望望,豈料司機真的漠視小弟的存在,踏緊油門開車關門,小弟唯有狼狽的把踏進門內的一隻腳抽出這鬼門,車上乘客亦漠視小弟的反應繼續安詳的入定。希望今天以後見到小弟不要說是活見鬼就好了。

發生這麼多事件,最後還可以出席舊同事的聚會,真是可喜可賀。Gigi帶我們上金百利一間泰式食肆 ,升降機門一開…香港工程師學會?原來Gigi想帶我們三位工程師去我們從未去過的香港工程師學會?非也,其實只是記錯樓層,多上一層而已。

今日除了有Leo、展、Grace、Gigi出席之外,還有我們的特別嘉賓–蛋老闆!!!當蛋老闆跟leo及展坐在一起,就不停的談著有關電腦的話題,,沒錯,就是如果小象在場就一定會出黃牌的話題,這時候Gigi才赫然發現她來錯了地方,因為同桌除了她以外全都是「電腦人」,又或者應該說,除了她及小弟之外全都是「電腦人」,因為面對這麼嚴肅的話題,小弟通常只有聽的份兒。說了很多Zulu語外,我們亦很有意思的轉一轉話題大談玩火車的事宜,玩火車是很富貴的玩意,大概是麻雀檯大小的八字形路軌加一輛小小的火車頭就要三千多塊,燒錢速度拍得上那軍備競賽。待Gigi睡著以後我們又是時候談談電腦以外的話題,蛋老闆及Grace替我們解開了紅頭人之謎,看到現在Grace這麼可憐,十分慶幸小弟在職之年沒有很多機會跟那時未變身成紅頭人的黑頭人正面交鋒,唯一一次正面交鋒的機會是VDO的Wiki,那時候同時要應付KPI、KGP及WIKI這三K Project,並不比相在的Grace空閒很多,幸好差點忙到癲的時候蛋老闆及時出現接手了這個麻煩的Project。大夥兒坐到九點的時候,就有駐場歌手唱歌,氣氛一流,難怪Gigi越睡越沉啦。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