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看見有人大時大節會上山(這裏的大時大節不是指清明重陽,而是聖誕節、大年初一等跟上山沒有甚麼關係的節日)會感到很疑惑,怎會有人這麼傻呼呼的選擇這些日子上山?可是今年小弟就做了這麼的一件傻事。一上到山就遇見昇,第一句就被KO了。選擇這些日子上山不可以說成是熱愛射箭運動的麼?今天上山除了是因為早前跟 Gordon大人約好了,以及要「備戰」IUAT及荃灣賽外,更重要的是要打發去阿陸喜宴之前的時間。能夠有空餘時間主動安排去做自己喜歡的事的機會是十分難得,感覺非常良好。今天上山的人比預料中少,中大會的只有Gordon大人及小弟兩個,來自港大的連阿昇在內倒有三個。不知道是中大射手較游閒還是港大射手較進取,他們會覺得花一年時間升級是太長,但小弟又覺得在較同一級別多花點時間並不是一件壞事,起碼就小弟觀察,中大會keep到的射手大多曾在初組或新秀滯留一段他們所謂「很長的時間」,反而很多只打了一兩場就升級的很快也在射箭場上消失了。這很可能因為曾「滯留」的射手較懂得珍惜現在得來不易的成績吧。很久沒有連續打這麼久,由十一時打到五時,中途吃了一小時午飯,算是感覺一下下年連日打IUAT+荃灣賽的感覺。

在五時匆匆回家,貪玩的不乘巴士,獨自走到黃大仙地鐵站,結果六時十五分才回到家,匆匆的沐浴更衣吃點小食便匆匆跑到佐敦準備出席阿陸的喜宴,結果還是遲了些少。這次除了是小弟第一次獲邀出席喜宴,還是第一次在聖誕節穿老西跑到街上,屢遇途人奇異的目光。看到他們除了紅衣女鬼裝的孖芝英外,很多都穿得這麼隨便,早知如此便不回家更衣,直接背著那套弓來這裏吧。當到達場地門口,就被攝影師及化粧師的高超技巧打倒。明明小弟是認識這一對新人,怎樣相中人是這麼的陌生,陌生得好像是某小弟未看過的電影劇照。今晚有很多舊同事都出席,出席名單包括米生,但最後還是緣慳一面。吃東西前跟Camus及其他同事打撲克,Camus打撲克真有一手,每每能在緊張關頭化險為夷,出奇制勝。到了食的環節,場內播放著占士邦音樂,一隊侍應整齊操入會場,很像電影情節,很像一個侍應拿的不是飯餸,是機槍,準備向全場掃射似的。值得一提是,今次的魚沒有浪費了整個喜宴,雖然不是特別好吃。喜宴上每份餸菜都是十分精緻,我們這一桌又多人,但不知為何除了heke外,所有人都要捧著肚子離開。因為heke吃不飽的關係,我們陪她走過廟街,到許留山吃甜品,每人都很勉強的叫了一種甜品吃,除了heke及孖芝英外。joe突然攜眷到許留山,嚇了大家一跳。因為小弟今天太累(以及沒錢)的關係,沒有繼續下一場,還是早點回家好。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