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完全沒心情工作,以接近零的工作效率等放工。

放工後跟舊公司同事唱K,本以為阿東及Vicki會來,加上Joan小姐就三代同堂了,不過最後他們還是沒有來。一入K房,椅子也未坐暖就被趕了去麥記晚飯,因為那裏一個飯最便宜的飯都要五十元以上,而且K房的食物大多不好吃。在麥記遇上Ester及Adrain,不知為何遇上他們才有敍舊的感覺,或者是平日不時都有跟Grace及強老闆見面或MSN的機會吧。

一起在麥記hea了一會,交換一下近況才回K房,Edmond、Grace、Joan就急不及待離開K房到麥記,留下Peter及一大堆我們不會唱的歌曲。第一次見那早聞其聲不見其人的Peter,真人比想像中靜很多。沒想到Edmond唱歌進步了很多,還成功演譯半首1127;也沒想到苦榮可以引起這麼大的迴響。

越唱越夜,同事一個一個地離開了,剩下Grace、Joan及小弟陪Edmond留守到最後,唱到聲線都沙啞了,回到家中已經是一時多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