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工作上都是很沉悶很沉悶的說。完成了手頭上coding及debug的動作後,現在是做QA的動作,在不清楚系統的運作過程及已知有bug的系統上繼續找bug是件十分沉悶及痛苦的過程,十分佩服QA以往都一直做著這個動作,還要背負著不能出錯的壓力,亦十分慶幸小弟是入了software team而不是QA team。

星期四跟舊公司的同事吃飯,第二次到鵝頸橋街市吃飯,小弟對那兩個枝竹羊腩煲及醉雞煲實不感興趣,面對著那些煙靭到不得了的羊腩、入味到不得了的枝竹及薑味十分的陳年湯底是很雞肋的味道。這亦顯得其餘四個小菜津津有味,若不是太熱氣忍口不吃...這麼多,可能這四碟菜早己全都收歸小弟的五臟廟內供奉了。星期五跟闊別一年的Paul吃飯,可惜小弟約得頗為倉促,所以很多人都無暇出席,真是對不起。星期六跟闊別一年多的Sonic吃飯,不知沒見一年多的他在德國完成了他的博士學位沒有?第一次連續兩天打兩場比場,小弟過往一年總計都沒有打這麼多比賽,應該很快就會打死似的,所以趁未死前在這裏偷偷多打兩天xanga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