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來了回來了,經過兩天的比賽還算是冇穿冇爛完完整整的回來,還曉得飛呢,不用掛心。

星期五晚跟己有一年沒見的Paul及其他中同們到王家沙吃飯,想不到這麼匆匆的約會最後還能有八人出席,Tang Sir的號召力真大。Tang Sir跟我們分享了很多在高記教書的經驗及近況,高記仔好像比我們這一屆乖巧很多,一方面慶幸Tang Sir不用應付像我們一樣頑皮的學生,另一方面亦很佩服當年對著我們這班頑皮的學生,仍能用心教導而沒有吐血的老師們。Paul下星期就要回去曼城繼續他的PhD之路,祝願他三年後順利畢業並在當地覓得教職。

星期六四大賽,中大只出了三個射手,面對著另外三間大學派出人多勢眾的隊伍,仍能以大熱姿態以直落勝出三個射程,蟬聯射汽球比賽冠軍。比較灰的是看著積分表,即使假設港大那邊沒有得到任何獎項,單憑出席射手數目仍有足夠分數壓倒中大。
晚上我們到泰源,跟沒見一年多的Sonic及其他沒見超過兩年的老鬼們吃飯。不知為何每次食宵,十四五個人要逼埋一張八至十人飯桌,記得上次細O也是這樣,看著鄰桌只有三四個人,也是坐在八人桌,心裏不是味兒,大概是那裏就只有這一種大小的飯桌吧。射藝會的朋友們好像比小弟其他組織的朋友大食,大概是大家都是運動員吧,只有艇會的朋友們比他們更大食。菜單上十多碟餸,加上老闆送的雞粥及瀨尿蝦,亦只能讓小弟半飽,是小弟手慢吧。Sonic將要回去dresden繼續他的PhD之路,小弟的朋友真是能幹。
乘車回家時Issac 跟我們談及法律的事宜,話說有對夫婦看到鄰居的婆婆很可憐,於是每晚都給她送飯。但有次這對夫婦去旅行前忘了告訴婆婆要自行去吃飯,結果婆婆餓死了,這對夫婦卻要坐牢七年。原來法律上一旦幫忙別人就要負上照顧責任,沒有盡照顧責任的就會犯法,以後幫助別人時就要三思,也請各位不要再錯怪別人見死不救了。完全想像不到香港也有這樣的法例。

星期日荃灣賽,到場時才發現小弟是唯一的中大會射手,由於體力有限+不在狀態,早上還能靠著新秀們龜速的計分速度爭取得來不易的休息時間,大會看著八個新秀擠近一個靶,又跟其他射手撞色,部分新秀們又不懂如何計分,大會終於體諒我們,把下午賽程改為兩分三箭,但亦因為這個原因,突顯了小弟體力不足的問題,未打到一半還有點頭暈的感覺,很想中途便放棄比賽,早點回家,但基於所謂的體育精神,唯有出下策改用較省力的舊form勉強完成下午賽程,務求不要像隔鄰射手頻頻中綠便可以了。完成最後一手幫手收靶後,沒有看看分數就被累到飛起的身軀拖著回家了,但應該比昨天的比賽還打得差吧,下回要緊記不要報比賽報得這樣頻密。
這天天氣比昨天還要熱,開始像盛夏一樣熱,射每一手箭前也要抹抹手汗,也許香港的射箭場上根本沒有寒冬這回事。因為小弟較遲入場的關係,未能爭取到一個有蓋的坐位,又警覺不到要沫上防曬,現在脖子及手臂上的皮膚都曬紅了,不小心碰到的話還有少少痛,應該過多一兩星期才會痊癒,以後不會再少看這冬日。小弟一直有個小小的問題,太陽油會不會過期呢?
中午因為懶得脫掉背上的號碼布,唯有冒著炎冬多披一件外衣才去吃飯,不讓街外人知道小弟叫做C5。因為不熟悉荃灣區,午飯時要「偷偷」跟著前方其他射手以免迷路。荃灣區的食肆一點也不便宜,跟魚則魚涌這邊同樣是搶錢的說,一向在新蒲崗吃慣便宜的東西的小弟十分不習慣。隨便到了一間空盪盪的茶餐廳便坐下,一班緊隨著的射手瞬間擠滿了整間茶餐廳,想必是他們也不曉得這裏有甚麼好吃,便靜靜的尾隨著小弟,只可惜他們跟錯人了。小弟十分奇怪他們為何這麼心急,點了個快餐後還未到兩分鐘便開始催促侍應,不像平日一副悠閒的樣子,偏偏這樣裏的侍應十分生手,頻頻送錯食物,害得他們有如熱窩上的螞蟻,回到運動場的時候才知道所剩時間並不多,也許是我們這班新秀害得大家遲放飯的緣故吧。結帳時聽到有射手聲稱在豬扒內發現小強的踪影,可憐他吃了大半碟也不知道他正在吃的是雞扒飯,幸好小弟吃得快,到第二天也沒有出現健康問題,該沒事吧。
在比賽時候鄰會的新秀們大多有長輩們陪伴著,但小弟一直奇怪著為何他們在比賽時仍會不斷改form,他們真的把這場比賽當作練習一樣。但有件事小弟十分看不過眼,當有位大概只有中學程度的射手向長輩們訴說他的問題時,有位長輩竟然不提出有建設性的建議或鼓勵,反而冷冷的多踏一腳!如果當時我肯定她不是他的教練的話,一定會當面指出她的不是! 不知何時感染著這種多管閒事的性格,也許小弟應只做過安份踏實的射手。
早上是從荃灣站走到城門谷運動場,第一次走經久仰的綠揚新村,涼風陣陣佩上兩旁的草叢水旁已經讓人心擴神怡,比賽過後嘗試走去大窩口站,反正走到荃灣站也是遠遠的。途經的城門谷公園是令人意上不到的美麗,木橋跨過帶著煙霧狀的水花,林蔭亦剛好擋住了那陰毒的冬日,輪椅上的婆婆也來這裏散步,走過這美不勝收的世外桃園能把一切煩惱一掃而空,貝沙灣那光秃秃的歐陸廣告式海濱草地來到這裏也會羞愧,畢竟有綠樹林蔭鳥語花香是比較舒服自在,荃灣區的朋友真是有福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