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下著毛毛雨,不知中大還有沒有場可以練習,但擔心不了那麼多,先做些事前準備。早前拾了一支破箭,準備像以往一樣把箭頭燒出來循環再用,但今次過程不太順利,燒了好一會,箭杆也著了火也未能把箭頭夾出來,再燒多一會,豈料發生輕微爆炸,還傳來陣陣焦味,遠在洗手間的爹也嗅得到。定一定神,馬上關上爐頭看看發生甚麼事,還以為是是把箭杆燒爆了,原來只是箭頭抵受不住高溫彈了出來,有驚無險,只是從爐頭裏拾回箭頭倒花了一場功夫。雖然這種無中軸箭頭很容易被草靶吃掉,但要燒它出來比有軸箭頭多費功夫。記得上次燒箭頭時也沒有產生陣陣燒焦味,猜測以前是用能抵受高溫的熱溶膠來黏箭頭,如果是真的話,我終於找到用熱溶膠來黏箭頭的好處。

確定可能有人會去練習之後,出發回中大。回到中大時已是二時二十六分。聽柏說眾志到了二時半有下午茶吃,於是乖乖的多等四分鐘,其間有人問「眾志的」C.K. Tse 在哪兒,其實早已忘了這些代號,但據經驗通常懂得來到崇基也找不到的課室就只有圖書館旁的那個玻璃房,於是點了他到那裏,希望沒有猜錯吧,現在回想起應該要親自帶他去,外面又冷又下著雨,如果在外面轉了轉也找不到的話該會很可憐的。一如柏之前所說,眾志裏過了十分鐘也沒有人換水牌,可能是收銀阿姐由頭到尾也沒停過手,根本沒餘暇去幹這事,但我可不會重蹈柏的覆轍,終於等到經理出手換牌,原來下午茶的牌只是反轉掛在水牌上,反牌這樣簡單的事可以叫我幫手ma,那就不用害得肚子咕咕叫。下午茶餐中有個正宗出前一丁餐蛋腸麵,才十五元正,很吸引似的,正想選吃這個的時候突然想起,這裏一個餐蛋腸腿飯才十元正,用五元把火腿及飯換成出前一丁實在太貴了,所以改吃千島汁豬扒包。拿著飛在廚房外等待著,收票的阿姐就把某東西放在那小小的焗爐裏。跟著我的另一位食客也是吃千島汁豬扒包,阿姐就把某東西放在那小小的焗爐裏,放進去的該是我們的豬扒包吧,那擠滿東西的小小的焗爐令我想起那校巴。在等候的五至十分鐘其間阿姐不停視察那焗爐裏的包包,這個焗爐的速度也跟校巴差不多呢。約十分鐘過後終於焗好了,原來要焗的就只有包,裏面的食材早已準備好了。阿姐先把豬扒夾在包裏,再在上面舖上很多很多配菜,再在上面小心翼翼的打圈添上千島汁,就把包合上,放在舖上了紙巾的碟子,用兩支短短的牙籤刺在包上,再用柄長刀把包分成兩份,兩碟千島汁豬扒包就完成了,單是手工也值回票價。我用叉刺起包,卻不謹把裏面的餡料全都倒山來,過程不需一秒就把阿姐的心血白白浪費了,真是不該 。隱約感受到嘴中沒餡料的包的微溫,該是那焗了十分鐘的成果吧。

吃過一頓豐富的下午茶,外邊仍然是毛毛細雨,遠遠看到那滿佈水坑的無人草場,果然還未有人到,幸好早有準備短袖衫褲,於是把弓放在倉裏,就到旁邊的健身室去邊跑邊等。沒想過一個寒冷星期六,健身室仍然是擠滿了人,當中很多都是外籍青年。熱身過後去玩樓梯機,旁邊的那位仁兄一面輕輕鬆鬆的踏步一面輕輕鬆鬆的看書,真勤力。那位置剛剛可以望見外面草場,而我就一邊踏步一邊望著,沒想過他可以輕輕鬆鬆玩的樓梯機我就玩得挺辛苦,走了十分鐘己經感到心跳加速,想來是難道調較得太高?還是我本身太矮?之後玩多幾組輕鬆的器械就去玩了五分鐘划艇機。一路都是頹划,只是最後十秒見到距離目標速度還差零點幾秒就爆了兩下,爆完竟覺頭暈,體能果然跟大一時差得遠,但也許也是姿態做得不好,可能是未能lock死腰部,感覺到撐腿的那一下浪費了很多氣力,加重了arms and body那部分的負擔,以致頹划都十分辛苦,日後有機會真要請教你們各位高手。在單車機上休息十分鐘其間發現原來單車機也可以調較波速的,以前一直也未留意。休息過後又去玩那部滑雪機(其實我不知道哪是滑雪機還是行山機還是其他機器,但因為那部機對正冷氣機風口位的關係,感覺比較像滑雪,所以我已把它當作滑雪機),這部機比玩單車機還要省力,玩單車機都要用力向下踏,那部滑雪機的腳踏好像是帶著你雙腿行走似的,有點像那部聲稱可以收腰的震震機。雖然踏了十五分鐘還是會疲倦,但是是那種站了十五分鐘的那一種病倦,我試過以更換重心腳、彈下彈下的方式玩,又試過坐低少少當單車般踏,又試過用力向前踢,都沒有如跑步機般做帶氧運動的感覺。機前寫上wireless heartbeat sensor,是不是可以完全不接觸這部機下,遙距數著我的心跳?好像不行啊。我又試過把雙掌放在對下銀色鐵片上,測出的心跳是139,但明明那時接近零運動量的我又怎會有這麼高的心跳頻率?就在十五分鐘過後發現機的下面寫著不同腳步頻率可以有甚麼運動效果。我那時的腳步頻率約為100/min,根據那個表,是屬於...Fat burn?弊啦,原來我一直不知情下被burn fat,快變排骨了。在機上找不到更改腳步頻率的設定,於是嘗試手動加快腳步,咦?原來要走得多快是由自己控制的!於是加快腳步至154,大概是這部機可以承受的最高頻率,再快一點的快就會情不自禁的加大步覆,使這部機不停震動,就會令別人誤會我正在玩洗衣機了。奇怪是腳步雖然加快了,但心跳卻減慢至109。五分鐘終於結束了,停止所有動作,測出的心跳是168,証實了這部機是有問題的。外面仍然是下著毛毛細雨,相信不會有人來射箭了,於是選了健身室最深處做舒展動作,但後來發現我選錯了位置,望著一個個光頭仔身形的男士拿著四五十公斤的鐵餅在上邊走過是殊不好受。改到健身室最淺處玩那一部拉筋機,拉筋機上介紹了八款不同的拉筋動作,但我拉到盡都只有一兩款是能夠感受到拉力,是手太短吧?經過一輪劇烈運動,明天便可知道那一組肌肉是最差勁的了。回洗手間時遇見體育部的阿叔,小便完後沒洗手就離開了洗手間!天啊,他以前常常在上面counter借給我們體育用品的啊。之後遇見一個學生,也是小便完後沒洗手就離開了洗手間!難怪早前政府說面見時握手是不衛生了。之後有個大大完出來的學生,也是沒洗手就離開了洗手間!差點以為是這裏的水龍頭沒有水。怎麼才過了不到兩年,這裏的人的衛生意識下降了這麼多,現在在中大要謹記千萬不要跟陌生人握手了。

晚上乘港鐵回家,到達太古站時看到前方的一個小孩行行下「不小心地」掉了手中的單張,初時都不以為意,反正那單張都不是甚麼重要的東西,而且當時人又多,所以沒有冒著被人流推倒的危險替他執拾,但之後他對拖著他的婆婆說:「我已經把它(單張)掉了。」原來他是故意隨地掉下那單張的!奇怪他身邊的婆婆仍然若無其事,不置可否,正默許他這樣做。現在的長輩這麼縱容後輩,難怪他們越來越頑劣了。

獨個兒在吉之島晚飯期間,被迫聽著對面的(我要斯文一點)婆婆細數她的女婿。話說有天他她女婿帶她去吃飯,每人盛惠四十多元,在她心想要破財之際,她女婿建議這餐由他請客,她卻惱恨女婿明知她不肯破費,所以故意帶她到這麼高貴的地方吃飯,然後藉故請她,使她不能推搪。老人家真難服侍。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