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win 生日快樂!

因為下午沒空,所以早上獨個兒上山練習,可能是這星期少做意象練習的緣故,第一手箭已經打得很差。本來打算長此下去不如提早離開,嘗試隔手做意像練習,定一定神,效果出奇地好,興奮得有點不願走,結果比計劃多練三手,差點錯失了下午的講座。

以往下山後往左走是到黃大仙站,往前走是到樂富站,那麼今天試試往右走,看看會不會及花多少時間到九龍塘站。走了很久很久,怎麼身邊的事物都似曾相悉的?結果瞎走了一段路後,意想不到的還是走到樂富站。我的方向感有時也會很不濟的。同時間我找到了一架直去港大的巴士,那就扯平吧,要知道由灣仔中環上港大的交通實在貴得很,乘直達的過海巴士可省回不少。

巴士比我想像中走得慢,由樂富走到港大就足足走了一個半鐘,弄得連吃飯時間也沒有。在升降機內遇上一位同是上明華問路升降機內其他人都不懂怎樣去,就這樣一個中大人就充當一個導遊帶路遊港大,豈料他走到一半便擅自離隊。喂,協議書上寫著不可自行離開的啊,我的小費在哪兒?難道他早就看穿我是中大派來的間諜呢。算吧,又再獨個兒走上明華。嘩,當局在未吃過午餐的我面前排列著各式各樣豐富的小食,是暴富了還是生了豹子膽?好不容易為當局留少許薄面而忍住手,只取了兩排KitKat兩包Oreo一包提子汁就匆匆走入講堂裏了。

是次講座比之前三個講座都要頹,講者終於似番個典型不大會推銷的教授,很多問題都不會解答,例如讀了兩年還未能畢業的話可否每個課程分別付款、整個課程最長可讀多久等。他介紹的舊生比較五湖四海,全場重點推介是兩年免費SAS license。他們說因為現時的個人電腦威力不夠,所以未來不會用最新的5.x版本,只會用介面差得遠的4.x版本。但我上網翻查過,最新的版本應該是9.x(詳見維基),我恍惚嗅到口袋中的八萬元散發著陣陣的鹹水味。

回程前不忘多取一包紫菜吃,然後乘40號巴士到金鐘。其間有位乘客詢問,我聽不到她問甚麼,但司機的反應是很理直氣壯的回答說:「這是40M巴士啊。」吓?司機好像連自己正在駕駛著甚麼號碼的巴士也不知道啊,上車前明明我清清楚楚的看到巴士號碼是40號,話說回來,我搭了十多年40號巴士,會走堅道的40號倒像是第一次乘搭,也許這位乘客早就發現這個問題才問問司機。連司機在燈位前,靠著前車車尾的反光,也只能看到大大隻的40號字樣,是那個M字實在小得可憐嗎?司機趁等燈位的少許時間匆忙的調較車上的號碼,企圖掩飾他上錯車的過失,但不成功,剛巧對面線的40M迎面駛來,清清楚楚的看見對面的司機向他報以奇異的目光(大概是這樣的-> )。後來司機在下一個燈位等燈時reboot 過部車,終於成功更改了巴士號碼,掩飾了他上錯車的過失,原來巴士上的顯示屏是M$的產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