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飛逝,轉眼又過多一星期了。

搭校巴時遇上久違了的David,眨下眼他都要畢業了,話時話我們很久也沒有組聚了。聚組兄弟姊妹們幾時再聚多次呀?

又一次傻呼呼的走到夏鼎基運動場才知道沒場練習,原來會考的足球項目是到中大踢球,而踢球的考試是考比賽的,若是不好運的當是守門員,而敵方連射門的機會也沒有,不知會否因為全場未掂過那足球而肥佬呢?但如果這樣也可以合格的話倒很易碌wor。

早上收到肥雞的邀約到旅行社看機票,那不如更改行程匯合他吧。當今在沒有手機協助的情況下,要邀約一個不常致電又熱愛打高達的朋友A是頗困難的,方法是先致電一個常常通電話的朋友B找一個有比較多朋友電話而又跟朋友B相熟的朋友C電話,再致電朋友C找朋友A的電話,給朋友C少許找電話的時間後再打給朋友C領取朋友A的電話。約實朋友A的集合地點後乘車到該集合地點找公眾電話亭,再致電朋友A一次通知他可以開始從機舖走到集合地點來,任務便完成了,幸好這位朋友A不像其他熱愛打機、一打就不可收拾的朋友,不但願意在緊張關頭聽電話,而且願意在任何時候撤退,要不然我可要在街上呆站一兩句鐘。呆站的時候看到兩個穿著整齊的康x旅行社制服的疑似職員大模施樣的在人來人往的百德新街街頭的垃圾箱旁抽煙,在街頭抽煙並不是犯法,而且他們亦沒有隨地拋煙頭,但穿著制服的一刻就是代表著該組織,這樣做不會怕影響公司形象的嗎?

上回那張韓亞的平價機票在肥雞慘遭那職員寸聲下告終,這回又再重新找機票。在那旅行社門前徘徊了一會也不見那寸寸的職員上班,於是膽粗粗的再走入去,但原來一切都只是一個局。本在康泰旅行社問到一張泰航$17xx的機票,但走上龍祥時找到另一張$18xx的韓亞機票,而且回程時跟Alvin同機,不過是團體票,要等齊人先有,總覺得安全感不夠,萬一最後一天才通知我們成不了行,對打算早訂酒店的我們會有很大損失。職員介紹我們可以先訂貴價($24xx)的那張作後備,萬一成不了團也可以繼續行程,成團的話就取消貴價的那張票,但$2400一張來回機票有點兒貴,要買後備的話倒不如買泰航$17xx的那一張。最後我們決定先等一等,過幾天看看這張票兌現了沒有以及其他航空公司推出的價惠票。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