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先開一開會,確定明天的行程。雖然看得出韓國觀光公社在推廣旅遊方面花了不少心力,但有些地方旅客們仍會感到吃力,就例如他們沒有一張有齊街名及道路的地圖,只望住個地址未必找得到該處所在地,有些更沒有地圖北的指示,路上路牌亦不夠及不顯眼,在一些附近沒有地標的大街小巷中,如不多走幾步,要確定自己的位置是比較困難。紙上的資料亦有限,在不准使用電腦找資料的情況下找資料就比較麻煩及花多很多時間。

開會開到深夜三時左右就差不多回房睡了,韓屋因為天冷,所以地台下都會舖暖管,但我們不知怎樣調節地台溫度,所以房裏總是熱騰騰的,我們就為此做了件很傻的事,就是在室外只有四度的環境下開窗加開冷氣。在首爾的第一晚在地台上多睡一會,很快就會熟知內裏暖管的分佈,然後作出對應的睡姿,明天清早大家就可以吃到乾煎排骨了。

晨早起床清新開朗,放在房內的毛內早已醃成鹹魚,我們在樓下掃了剩四塊麵包及一些蛋,就準備出發到今天的第一站--韓國觀光公社。出發前在旅舍遇上一班圍棋特訓隊,訓到天昏地暗才準備吃早餐,但我們實在無暇細看他們一大班隊員怎樣去分這四塊麵包。

為了避免昨晚走錯路的情況再次出現,我們實行了以下安全走路措施:
一. 如可以選擇,選擇走一條熟悉的道路;
二. 如可以選擇,只走大路,不走小路;
三. 如可以選擇,跟著地標走,以便確定自己的位置;
四. 每走約二十步路就看一看地圖確定自己的位置,如未能確定自己的位置便回到上一個位置。

根據安全走路措施一,我們決定沿著昨晚來的路先往北走出中路,再往東走出大路,在大路往左看,看見個大牌匾,估計就是昌德宮的所在地,根據安全走路措施三,我們就往北走到昌德宮門口。途中下著毛毛雨,Circle K $10.5的便利雨衣首次出勤,有點像將一個透明的垃圾笠上身的樣子;途中經過賣攝影機的門口,但沒有攝影大師想要的鏡頭,所以沒呆得久;途中看見KBC,於是走進去問價,一兌一二三,比機場的兌換價更好,但基於安全理由,害怕一次過兌很多會有危險,所以我們兌了五百元就離開了。到達昌德宮後,下一個地標就是位於西南面的鐘路塔。因為時間關係,我們違反了安全走路措施二,經仁寺洞抄小路直出,很快便到了鐘路塔,走過南方的清溪川便到達了韓國觀光公社了,期間經過數條大馬路,這裏的車子跟大陸有點像,就是不太願意遵守燈號,見到前方沒人或少人就不理燈號衝過去,所以過馬路時要份外留神。到達公社地下大堂,奇怪是的這裏的接待生不懂英語,難道他們預計英語國家的遊客不常來這裏索取資料嗎?進入升降機後按B1到客戶服務中心。順帶一提,韓國跟中國一樣是沒有Ground Floor這個概念,Ground Floor就已一樓來表示,地牢就以B1開始表示,所以在升降機內1/F就是Ground Floor了。我們乘升降機到B1,一出升降機門便見到韓流館,館內盡是名星的紙板公仔,如果讓韓星迷見到一定會興奮得不得了,可惜它們遇著的是我們,觀光社乾脆把那裏的燈都關掉了。韓國人的英語水平怎麽樣,看看桌上指明懂英語的服務員就知道了。簡單的問候問路問機票價錢該沒有問題,但一問到冷一點的題目的詳細資料就開始相形見絀,出現雞同鴨講的情況了,不過她們很醒目,馬上聯絡了一個懂普通話的工作人員來幫忙,肥雞啦啦聲的普通話大派用場,開始感受到在韓國用普通話的可愛之處。甚麼題目難倒了那位懂英語的服務員?是關於<亂打>的。出發前我明明申請預訂了<亂打>的票,及後發現時間未能配合而改訂了第二場,經過半天功夫,三番四次向公社服務員確認後才能取消第一場的預訂申請,不過到了演出當日還未收到第二場預訂成功與否的通知,到公社一問就出現雞鴨了,後來在網上發現服務員錯誤的替我取消了第二場的預訂(難怪當天服務員十分緊張,說要三番四次確認來避免出錯,原來就算是三番四次確認也會出錯的)。幸得那位會普通話的工作人員幫忙,替我們分析票務狀況,原來平日<亂打>是不會坐無虛席的,即使即場購票也沒有問題,她還很熱心的替我們預訂了晚上那一場呢。

我們的地標--鐘路塔
FujiS8000fd_2008_0402_090943.JPG

仁寺區街頭
FujiS8000fd_2008_0402_090811.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090837.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091324.JPG

日間的清溪川
FujiS8000fd_2008_0402_092245.JPG

在公社擾攘一輪後,我們就出發到景福宮,記得肥雞之前說過以前也到過景福宮,但碰巧天氣不佳所以照不了多少相(有錯的請指正),不幸今天也是天氣不佳。購了入場卷後去借講解機,指著單張上1000元的字樣問職員租借費是不是1000塊,她回答說只收按金,不用租借費,再三問她那一千塊是指甚麼費用,她說沒有甚麼費用是一千塊的,不知道單張上的一千塊從何而來,本來預計要給租借費,現在不用本來也不是問題,付出一萬塊按金後她二話不說就攤大手板說要多收一千塊作租借費 。景福宮門前就有一班閔大人站岡,就如白金漢宮門前的衛兵一樣o即都唔笑的那一類。進門後過了橋便是勤政門,門旁有些偏廳,門後是皇帝上朝的地方,廣場上有些一二三品碑,就好像小學操場裏貼上班別的柱子,唔該跟番自己班別排隊啦。操場後就是勤政殿,就是皇帝坐妃嬪太監站的地方,他們都有著下雨時有瓦遮頭的權利,站在操場的同學們,就只有冒著壞機的風險進行拍攝工作。肥雞想放棄拍攝來保護相機,大師卻一於少理,「區區一部相機仔又算得上甚麼?」,若無其事繼續拍攝,而我就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把相機藏在雨褸下拍攝,原來便利雨衣透明的設計是這樣用的。暮然回首,見到另一班閔大人準備換班,拍了幾張照後前往慶會樓。旅行社的慶會樓照片很美,但礙於小弟低劣的攝影技術,加上天氣不佳,帶回的只有煙雨濛濛的慶會樓。走過不時有忍者在頭上飛過的古裝走廊,穿過乃成門,兩位立即向左邊的欽敬閣表示欽敬。向右走時發現屋簷上亦有些奇怪的小動物,此處該是不平凡之處,經過明查暗訪後,該處應是王太后和王妃的寢殿--慈慶殿及交泰殿。進殿前要脫鞋,因為大師及肥雞很冷,唯有派小弟身先士率進內察看。殿內佈置簡樸但不失華美,璋顯太后樸實清高的性格。殿後有個漂亮的後院,院中有些漂亮的煙囪,煙囪上些漂亮的雕刻,雕的是「十長生」。百無聊賴的坐在殿後觀賞後院,實在是件賞心樂事,只是要在這漂亮的後院加上煙囪,縱然是些漂亮的煙囪,但煙囪總是煙囪,總是會噴煙的,豈不會大煞風景?難道太后是煙民一名?之後又到王妃的寢殿--交泰殿看看,交泰殿內裏佈置風格跟慈慶殿差不多,屋內沒有屋脊的設計據說是十分巧妙,但小弟對建築學一無所知,有興趣的同學不如問問楷哥。臨走前改穿較能禦寒的大衣,被一直在殿後躲懶的護衛哥哥盯著,他見到一個陌生的年青才俊在王妃寢室更衣一定覺得很奇怪,可是他又感到無可奈何,殿內只寫著不准穿鞋、不准踏入不准踏入的區域,卻沒有寫著不准更衣。或許下次輪到你去造訪的時候,大概就會多一條規則了。更衣後到穿過種著梅花樹的廣場及後院,就到達香遠亭玩倒影,碰巧遇上一對遊人替我們合照。經過國立民俗博物館門口,雖然是免費入場,但看他們對免費入場的博物館沒大興趣便繼續行程,博物館門外有條古裝街,有些乾材堂藥房、竹物店及布木店等,旁邊有十二生肖像,我們當然替今年的主角鼠鼠合照吧,當然順道也要替肥雞跟金雞多照一張。不遠處有些很可愛的「天下大將軍」、「地下女將軍」的木條及石像,最好用來測試相機的「face detection」功能。回到正門時剛巧見到閔大人們出巡,原來他們走到無人一角時是會聊天的,有片為証!

大師級景福宮

景福宮門外
FujiS8000fd_2008_0402_103654.JPG

景福宮內部
FujiS8000fd_2008_0402_103732.JPG

很多位閔大人
FujiS8000fd_2008_0402_104638.JPG

閔大人真係o即都唔笑,等我o即下佢先
FujiS8000fd_2008_0402_104721.JPG

勤政門
FujiS8000fd_2008_0402_104843.JPG

勤政殿
FujiS8000fd_2008_0402_105148.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05318.JPG

奇別廳
FujiS8000fd_2008_0402_105410.JPG

勤政門的天花
FujiS8000fd_2008_0402_105449.JPG

各班學生請排好隊
FujiS8000fd_2008_0402_105610.JPG

我是七品官
FujiS8000fd_2008_0402_105654.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05654.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0242.JPG

錄音中...

慶會樓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1039.JPG

騙遊客來這裏更衣並收取費用的地方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1159.JPG

乃成門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1555.JPG

欽敬欽敬!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1701.JPG

屋頂的小動物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1903.JPG

重重宮殿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2010.JPG

太后、皇戶的示範單位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2613.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2622.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2718.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3343.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3432.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3447.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3522.JPG

別緻的天花板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2700.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2743.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3504.JPG

太后后園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3539.JPG

佢地好似等得唔耐煩咁bor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2807.JPG

好啦好啦,我們去第二個地方啦
梅花園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4016.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4257.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4544.JPG

原來以前既皇宮係用三腳插頭?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4101.JPG

通往後花園的門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4135.JPG

煙囪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4244.JPG

香遠亭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5224.JPG

瀕臨倒塌的樹,如果生在香港,一定已經以安全理由被砍伐了
FujiS8000fd_2008_0402_115813.JPG

十二生肖像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0115.JPG

梁醫師間舖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0553.JPG

竹品店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0624.JPG

布木店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0655.JPG

這是甚麼來的?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1403.JPG

肥雞好像有所發現啊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1243.JPG

原來是濟洲爺爺。「爺爺,我們明天就來探望你啊。」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1259.JPG

天上大將軍、地下女將軍及...他們的墓?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1419.JPG

濟洲爺爺們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1521.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1447.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1606.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1615.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1628.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1636.JPG

這位美女又是誰?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1649.JPG

韓國國寶一號已燒掉了,唯有影這個國寶唔知幾多號充數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2316.JPG

沙池上的三棵樹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2355.JPG

被發現偷拍了...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2754.JPG

很多句不知所云的句子中的其中一句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2838.JPG

成班閔大人一齊散步

景福宮地鐵站
FujiS8000fd_2008_0402_125308.JPG

離開景福宮後,決定乘地鐵到明洞吃飯,景福宮附近的景福宮站裝修很古色古香,不到景福宮遊覽也可以到景福宮站逛逛。扺遠明洞站已經是下午二時了,我們拖著飢餓的身軀一出明洞站就見到首爾其中一個景點--樂天百貨,但我們來明洞的主要目的是吃地道東西,所以先走進明洞的橫街看看。下午二時其實已經過了韓國人的吃飯時間,所以周遭的食肆已經沒有食客了,因為店內沒有食客,害怕是所黑店,所以很多都沒有進去。在這裏看到其中一款聽說很好吃的石頭飯--部隊鍋,才五千元正,以韓國的物價來說是很便宜啊。肥雞及大師輕功了得,肚餓時的步法比小弟厲害多了,轉過頭來時他們已一縷煙的走得老遠,追到他們的時候已經過了兩個街口了。最後我們只見到必勝客及漢堡王還有食客,基於大師滿臉不想去必勝客的樣子,所以來到韓國正正式式食的第一餐就是去食「漢堡王」了。經過一番「壯志飢餐漢堡王」後,肥雞很積極的替我們打電話問機票。從1330取得四所航空公司的資料後就開始打,第一間打不通,第二間是濟洲航空,即是在香港找資料時找的的其中一所廉價航空公司,一接通就滿口韓文錄音,我們就這樣被拒於千里之外。第三、四間分別是大韓及韓亞兩間貴價航空公司,若向它們買機票,價錢比廉價的貴幾成,不但會超出預算,而且出發時間很差,早上六點幾機是有點想死的感覺,但也沒辦法,估不到其他時間早已滿坐了。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小弟得到行運超人的眷顧,重打濟洲航空的電話後亂按一通,那滿口韓語的錄音員終於不奈煩的打電話轉接給真人接聽,幸好那位真人又知道”Could you speak English?”是一句英語,結果順利的找到懂簡單英語的真人。同鴨講了一會後得知有班十一點機還有空位,小弟害怕這機會舜間即逝,在沒有徵詢大師及肥雞的意見下就自私的決定預訂這三個機位了,幸好他們不介意。不過鴨的鄉音很重,之後的溝通工作還是拜託肥雞負責比較穩陣。除了要訂機票外,還有訂DMZ或板門店旅行團,打去第一家問價,他們逢星期六日及紅日沒有團...滿以為只可以平日去之時,打去第二家問又有團啊,三人行還有優惠呢。該旅行團提供酒店接載服務,但我們早前入住的Holiday in Korea位於橫街窄巷,如果他們駛來的是大旅遊巴根本無法駛入,言談中又發現從SK借來的電話號碼無法在對方的電話顯示,我們亦不知道手上該電話的號碼,為日後聯絡時帶來很大的麻煩,幸好我們該日是住在乙支路Co-op,雖然我們手頭上沒有詳細地址,但經過再三鼓起勇氣告訴他們我們住在乙支路Co-op,基於乙支路Co-op的盛名,他們知道是哪兒,省回告訴他們那裏的詳細地址的氣力。打完電話後大家都很累,一睡了一會後飛奔到對面的銀行換錢,証實了當地的銀行跟香港一樣收五時正,只有提款機仍然開放。路過了SK專門店,用開始純熟的身體語言成功告訴店內不懂英語的哥哥我們不知道手上的電話號碼,他替我們找兩找後告訴我們這個電話沒有電話號碼。明明在機場時見到姐姐打響了這個電話,我們雖然滿腹疑惑(難道那位姐姐真的曉得妖術?),還是不要繼續打擾這位哥哥,繼續我們的行程。眼見時候不早,我們決定放棄去德昌宮,改去肥雞心目中很美麗的明洞聖堂。不幸的事又發生了,就連肥雞去到也不敢相信那裏就是明洞聖堂,聖堂正門築起了帆布,帆布模仿了歐洲的建築風格,畫上了完成圖,完成圖飽經風霜,早已褪色,剩下灰朦朦一片。教堂內很靜,佈置跟鄰近高記的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相近,只是規模較小,小弟最愛的仍是那些彩繪玻璃窗。由於教堂內實在靜得很,又沒有其他遊客,小弟不好意思在這裏偷拍,唯有把相機交給大師親自操刀。眼見影了幾張也沒有人上前制止(也許他們也是害怕這樣做會破壞教堂內寧靜的氣氛),他們開始大無私樣地拍,拍完就走到樂天百貨逛逛。樂天百貨的設計有點像香港的崇光,又是有十多層,又是十多層都不適合我們逛的那一種,可以逛的就只有地牢的超級市場。肥雞很想買雞泡魚乾,但我們既不知道雞泡魚乾的模樣,又不知道雞泡魚乾的中英文名稱,那裏賣紫菜的熱情姐姐也愛莫能助,聽到我們想買”Dry fish”,就指點我們去了賣尚方寶劍的攤位。在樂天百貨空手而回後,我們改到南大門逛逛。

大師級明洞街頭

LD版耶穌像?
FujiS8000fd_2008_0402_161210.JPG

這裏真旳是明洞教堂啊
FujiS8000fd_2008_0402_161250.JPG

明洞教堂的中央大道
FujiS8000fd_2008_0402_161835.JPG

祈良神父?
FujiS8000fd_2008_0402_161854.JPG

彩光影子
FujiS8000fd_2008_0402_162038.JPG

看來很納悶的石像
FujiS8000fd_2008_0402_162821.JPG

在這裏可以看到首爾塔
FujiS8000fd_2008_0402_162855.JPG

首爾街頭
FujiS8000fd_2008_0402_172022.JPG

在歐洲滿街都是的雕像
FujiS8000fd_2008_0402_172339.JPG

這裏曾是高達的戰場嗎?
FujiS8000fd_2008_0402_172357.JPG

交通四啊!
FujiS8000fd_2008_0402_172416.JPG

下次可以同米生講,我見過交通四,是因為我去過首爾!
FujiS8000fd_2008_0402_172422.JPG

二級不雅
FujiS8000fd_2008_0402_172501.JPG

南大門附近有很多賣南北貨及小飾物的攤位,大師很想買紫菜,但在這裏又找不到合心意的,唯有先找東西吃。大師及肥雞好像對這裏的豬手很感興趣(認識他們十多年才知道他們喜歡吃豬手),於是走進去試試。一大碟豬手加無數的伴菜才一萬五千元,十分抵吃。豬手跟在香港吃過的味道差不多,倒是配菜值得一提。眾所周知泡菜國盛產泡菜,泡菜國民愛吃泡菜如米飯國愛吃米飯一樣,嗜辣的肥雞吃了一口就大喊不辣,更鼓勵大師及小弟嘗嘗,一向不吃辣的大師及小弟怎會被這一句騙倒,大師繼續穩如泰山的坐著,從容享受他的豬手,小弟遠不及大師般心如止水,早在香港的吉x家及吉x島積極備戰就是為了這一天的來臨,於是明知它很辣,也夾了一小撮,在不到一平方厘米的葉尖輕咬了一下,就搶在日本仔的前面宣佈無條件投降了

吃過豬手餐後前往亂打專用劇場,經過德壽宮旁古色古香的石牆路,很快便到達了。幸好劇場可以用信用片付款,不然我們就白走一趟了。可能他們在香港也沒有正式入場看舞台劇,遠在韓國卻拉著他們,花了他們不少金錢及寶貴時間去看一套事情不知道做甚麼的舞台劇,有些擔心他們會大喊「回水」,但既然滔滔多次到韓國也想去看看,想必是不錯的。我們買的是最便宜的票,意想不到是樓上雅座的正中心,清清楚楚看到整個舞台。本想拍一些照,但會場門外掛著相機圓圈加一劃的標誌,加上場內環境幽暗,小弟未到家的攝影技巧難以拍得好,所以沒有拍攝,有興趣的倒不如找找坊間的劇照吧。亂打的開場是很土氣的Powerpoint,十年前首映的劇是這般樣子了,別怪它。據聞其間會貼上一些韓星照片,吸引一大班韓迷觀呼,他們亦很照顧我們這些不明所以的觀眾,會直接在螢幕上打出「請歡呼拍掌」等字眼。本劇原來是一套四物打擊樂為骨幹的默劇+舞台劇+音樂劇+互動棟篤笑+雜耍(或者乾脆叫綜合劇吧)。故事大概是講述一個廚房正準備一個婚宴,老闆突然帶了他的姪兒來「幫手」,故事中間穿插著很多表演,又會邀請觀眾上臺玩,又會拋很多東西到臺下,比較深刻的一次是因為我們坐在二樓,心想大概只有看的份兒,卻突然在一個拋波波的環節收到波波,正暗暗佩服演員的手力時發現有些不妥,為甚麼波波在空中運行時的方向跟下層是相反的?回頭才知是幕後工作人員開的玩笑。為免穿橋降低欣賞原作時的興致,不寫這麼多了,反正要寫的在名信片中也寫過了。

趁青春結隊向前行
FujiS8000fd_2008_0402_183949.JPG

有點兒亂來的感覺
FujiS8000fd_2008_0402_184521.JPG

這就是亂打的專用場了
FujiS8000fd_2008_0402_184848.JPG

土氣的力量點
FujiS8000fd_2008_0402_190328.JPG
FujiS8000fd_2008_0402_190340.JPG

離場時工作人員會派波波及請觀眾到樓下跟演員合照,豪華團當然是不屑這些環節,打開二樓逃生門就跑吧。跑之前開會十多分鐘討論應該是乘地鐵還是走路回旅舍,幸好最後是選擇走路,不然那時如果一早決定,已經一早回到旅舍了。眼見上斜坡的位置堆著人,我們便決定先走下坡。根據安全走路措施四,大概到了斜坡的盡頭確定自己的位置,可是我們發現我們已經離開了地圖的顯示範圍,於是我們決定上斜坡回去,問問在附近當值的交通四,他說我們先前走的方向是正確的,於是我們下斜坡回去,根據安全走路措施四,大概到了斜坡的盡頭確定自己的位置,可是我們發現我們已經離開了地圖的顯示範圍,我們開始意識到這麼下去的話會loop死,於是我們下了一個很大膽的決定--暫時不跟從安全走路措施及地圖,憑直覺向著我們認為是正確的方向走!走了大概五分鐘後我們再次走回地圖上的顯示範圍了。很佩服平日在香港不肯多走兩步的旅友膽敢在首爾步行兩個地鐵站的路程,只是代價是未走到一半已經腳痛。但走路不是沒有收穫的,途中我們就發現首爾麥記正在售價一個外表好像很美味的巧克力批,對巧克力情有獨鍾的大師當然不會放過機會買個試試。味道一般,只是巧克力的溫度散佈不平均,如被角落冷冷的巧克力騙倒,吃到中間就會被滾燙巧克力漿燙倒。小弟在這時候當然細看包裝上有沒有”Caution, hot!”的字眼,不然可以控告它。

扮唐生的xanga
FujiS8000fd_2008_0402_210438.JPG

關二哥!
FujiS8000fd_2008_0402_210505.JPG

在首爾滿街都是的寺
FujiS8000fd_2008_0402_210708.JPG

肚子餓了
FujiS8000fd_2008_0402_211426.JPG

大師級的傑作,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看得明白的
FujiS8000fd_2008_0402_211707.JPG

熱騰騰的巧克力批
FujiS8000fd_2008_0402_212044.JPG

人家可以拿著這麼大的毛筆通街劃,為甚麼九龍皇帝不可以?
FujiS8000fd_2008_0402_213612.JPG

回旅舍時出現一段小插曲,話說經過今日一役後,我們今晚決定早點休息,抖足精神準備明天的濟洲行。我們開會過後,就用公家腦各自上網:

晚上十一時:
我:「現在沒有甚麼緊要東西準備嗎?不如你先洗澡吧。」
雞:「讓我看多少少東西就去吧。」

零晨十二時:
我:「現在沒有甚麼重要事情要處理嗎?不如你先洗澡吧。」
雞:「讓我看多少少東西就去吧。」
我:「不如讓我先行去洗澡吧。」
雞:「你不是正幫Alvin的朋友寫program嗎?」
我:「她有些東西要先行弄清,暫時幫不上忙。」
雞:「那麼我看完這一段就去啦。」

零晨一時:
我:「現在已經夜深了,不如你先洗澡吧。」
雞:「多看等一會兒就去啦。」
我:「不如讓我先行去洗澡吧。」
雞:「好啦好啦,我現在就去洗澡吧。」
說罷他便回房,而我就繼續上網。

零晨二時:
師:「肥雞好像已經洗了一小時澡了,不像他平日只用五分鐘的狀況。」
我:「該不會發生甚麼意外吧...還是上去看看他比較好。」
我們到了房門口時發現門鎖是鎖住的,裏面沒有任何動靜,敲著問也沒有人回應,難道肥雞真的遇上意外?
大師馬上拍門大喊肥雞的名字,原來他只是正在大大,所以不便回應罷了。害得我們白擔心一場,當然也不會讓他這麼舒服的大大啦,所以我們強烈要求他先開了門鎖,讓我們先進房。

白擔心了一場後,透過肥雞的憶述,原來他回到房後看到某電視頻道正播放著星際爭霸比賽,當然要聚精會神地收看啦,可是看了一會兒後便睡著了,才久久沒有落樓。星際爭霸比賽有甚麼好看?為免令一大班不玩遊戲機的乖仔乖女感到納悶,不在這裏詳述了,反正要寫的在名信片中也寫過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