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一早已透過窗戶浸滿了房間,大師在床上轉,床下散發著香噴噴的烤雞味道,在軟綿綿的床上躺著,真不願這麼早就起床,但要趕著早機到濟洲,沒辦法吧。

遲了半句鐘起床,到樓下慢慢吃過早餐及雞蛋,上過網後,九時半出發,乘廿二個站趕到金浦機場。

上回沒有拍下那五條扶手電梯的壯觀情景,今次當然要補拍啦。大師看到箭嘴旁寫著”International Flight”的字眼,好像有點不對路,但我們看到這五條電梯已經很興奮了,過了去才算吧。今次由大師親自指揮,肥雞操刀,拍攝我們再次重遊這五條電梯的景況。去到電梯盡頭時,我們發現”Internation Flight”的箭嘴指向我們行走的方向,”Domestic Flight”的箭嘴卻指往我們原來的位置...去濟洲島的飛機該是”Domestic Flight”啊,原來我們是走錯路了,想必我們最初該走相反方向的五條電梯,這時候距離飛機起飛時約四十五分鐘。

準備五條電梯長征

大師題 Men in Black??!!

吃完後便到第三站看濟洲大學的櫻花,可惜那時候那裏的櫻花還未開,可能是這裏是海拔百多米的緣故吧,於是駛到附近準備進行櫻花祭的運動場外去,導遊費盡唇舌終於成功說服當地的交警讓我們進內參觀,一落車就不得了,一圖勝千言萬語,下面有數十張圖,應該可以代替小弟上億的言語了,自己慢慢看吧。

大師級櫻花

滿地盡帶油菜花
FujiS8000fd_2008_0403_162010.JPG

與大師爭高的油菜花
FujiS8000fd_2008_0403_162127.JPG

大師走開了後,變成與櫻花爭艷的油菜花
FujiS8000fd_2008_0403_162146.JPG

剎時黯然無光
FujiS8000fd_2008_0403_162159.JPG

近距離親親油菜花
FujiS8000fd_2008_0403_162316.JPG

大師當上狙擊手
FujiS8000fd_2008_0403_162348.JPG

又是油菜花
又是油菜花

油菜花又再跟櫻花爭艷
油菜花又再跟櫻花爭艷

Brassica rapa
Brassica rapa
(是不是很像生物書上教classification的圖片呢)

好多人tim

仲有人

終於樂得清淨了

Zoom近D,發現原來仲有人
Zoom近D,發現原來仲有人

櫻花及油菜花
照片 435.jpg

油菜花及櫻花
照片 436.jpg

咦,這裏有棵未開的油菜花啊
照片 442.jpg

油菜花未開的形態
照片 443.jpg

油菜花紥孖辮的形態
照片 444.jpg

油菜花扮向日葵的形態
照片 446.jpg

油菜花被櫻花樹插住的形態
照片 447.jpg

櫻花樹的主幹也有櫻花
照片 448.jpg

冰清在玩捉迷藏嗎?
照片 453.jpg

在花田偷會情人的男人
照片 454.jpg

看完後便到第四站看龍頭巖,那裏有很多(海)女相伴看日落,應該很浪漫的,導遊向我們介紹的海鮮應該是指這裏海女們即捕即吃的海鮮吧,很多人已經入席嘗鮮,正當我們也想入席的時候,幸得大師及時喝止,說他本身對海鮮敏感,不然及後的日子就麻煩了。回程前品嘗了傳說中像熱狗般的東西,果然很美味呢,出年ShawLane可以諗諗(不過我好似已經畢業了)。

疑似龍頭巖
照片 458.jpg

一睇就知之前果個係A貨啦
照片 460.jpg

睇真D先
照片 478.jpg

驚驚呀~
照片 464.jpg

某電影公司土氣開場的那一幕
照片 462.jpg

成班女陪我看海
照片 469.jpg

真係有成班海女陪我ga(不過佢地好似掛住賣魚ja bor)
照片 468.jpg

好鮮呀
照片 471.jpg

老人與海
照片 472.jpg

海與老人
照片 473.jpg

Friend過打Band
照片 475.jpg

火山岩的真面目
照片 470.jpg

龍王聽海
照片 486.jpg

熱狗狀的美食
照片 488.jpg

吃元後便到第五站吃晚飯,導遊介紹了方向酒店附近的韓燒店,果然韓國的食店是分豬牛類的,而我們到的那所食店是方便避開回教徒而設的。導遊替我們點了那三萬塊的豬肉,平均每人才一萬元,比起香港食韓燒便宜得多之餘,傳說韓國的黑豕肉比普通的豬肉貴及好吃,但小弟這個倒頭便吃的食肉瘦倒不覺有甚麼分別。又一次見到傳說中的比主菜多得多的配菜,而且是無限添加,喜歡吃泡菜的朋友來到韓國其實不用點那些貴貴的主菜,叫一個便宜的然後怒食配菜就可以了,但豪華團當然不屑這種賴皮的吃法,所以任吃的配菜大都原封不動。

大師級豬肉

今晚回到酒店就學乖了,決定不理會大師及肥雞,先行洗個澡,整理一下行裝,未到九時就倒頭便睡了,因為明天三時許就要起床看日出。可惜由於今晚吃得太多肉太少菜,半夜要清清腸胃,眼光光了兩句鐘才能再次入睡,其間望望那堆大雄之家的街景,度度明信片的內容,實際上只是斷斷續續的睡了四句鐘就要起床。

後記:回到首爾時特別再找一下,還是找不到濟洲官網的外語介面,但回港後兩星期再上一次就找到了,是當時的眼睛太大還是近日才放上互聯網,至今仍是一個--謎。
經過一番資料搜集,發現語文學院原來在韓國很普遍,韓國有很多人都在課餘或工餘時間學外語(雖然在韓國的幾天都未曾見識過韓國的外語能力厲害之處),大大小小的語文學院開到成街成市(雖然在韓國的幾天都未曾見過語文學院),猜想這導遊那院長的身份大概像香港補習社的CEO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