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時後,我們又重臨首爾,今次小弟學乖了,先到遊客資訊中心找個櫃台上寫著”English”的姐姐問問往酒店(乙支路Co-op)的路,那塊”English”的牌子可不是騙人的,因為姐姐除了”English”外差不多甚麼也不懂,對著沒有統一英文拼音的街道及酒店名字,她頭上的問號比小弟還要多。幸好她給了我一張頗詳細的街道圖,我亦順便教教她那些英文字旁的怪怪符號其實是那裏的中文譯名。廿四個車站後,到達了東大門廣場。問過看不懂我們手上地圖的路人後,兜兜轉轉看到了Co-op,不過是Western Co-op。不過還好,Western Co-op的職員一定知道怎樣去乙支路Co-op,原來往乙支路Co-op的路就是繼續往前走一百米,這裏的Co-op密度比香港的七仔還要誇張。得到上次被打蛇打過正著的經驗,今次我們先擬定好check in策略,因為早前參加DMZ團時以肥雞的名字登記,擔心領隊會找上門而事敗,所以會由肥雞搭大師到櫃台登記,成事後一起上房。不過因為那裏是用小弟的名字訂房,相信肥雞及大師這對厲害的組合搭檔也沒能耐拿到小弟的房間,所以改由肥雞跟小弟到櫃台登記,成事後一起上房,不過肥雞臨時甩底,所以改由大師跟小弟到櫃台登記,成事後一起上房,不過基於穩陣理由,大師及小弟還是先行上房,安頓好行李後由小弟落樓把門匙交給肥雞,再前後腳上樓。這裏的登記手續原來很頹,負責登記的姐姐連大師的護照也沒有看就讓我們上樓了,我們周詳細密的計劃當然沒有讓她發現啦,不然她補上一句:「其實我們不介意客人來屈蛇的」就真是灰了。乙支路Co-op不但接近地鐵站(如果識路的話),附近又有兌換率不錯的找換店,士多、連鎖快餐店、購物區等,實在方便得很。一上到房間,兩位旅友都興奮得不得了,房間時尚整潔之餘五臟俱全,他們都說下次到首爾時要指定住在這裏,在這裏先鳴謝Stephenie的推介。如果懂得煮食的還可以在這兒大顯身手,可惜這兒沒有大廚。洗手間只用一道磨沙玻璃分隔,當有人使用時可性感得很。在酒店休息一會後,我們決定今夜去購物。到比東大門高檔的梨泰院購物,但因為那裏九時正就關門了,所以我們行動要快。先到酒店附近的L記快餐店吃飯,意外發現L記鍾嘉欣!一個是大台當家花旦,一個是快餐店賣垃圾,可謂同人唔同命。這裏的快餐店很先進,當食物未弄好時,店員會同顧客派發一個會響的牌子通知客人可以領取食物,香港仍然維持人手送來,不過香港的快餐職員記性很好,總能在百忙中走到千萬人群裏找到你。

先來一個示範單位:
單人床x2
雙人床

洗手間
洗手洗手洗手的地方

入屋除鞋,有排你捱
滿足就除鞋入屋

忙碌中
突然間間房就七國咁亂,好似打過風黎

L記好多野食
FujiS8000fd_2008_0404_184329.JPG
FujiS8000fd_2008_0404_184342.JPG

未有得食,先攞張籌
籌

終於有得食la
終於有得食la

飯後大師發現早前把T-money遺留在正在充電的電話上,但由於腳痛不便回去,這些小事當然不用勞動大師的大駕啦,替大師完成這瑣事後便住梨泰院出發。到達梨泰院時已經是晚上八時四十五分了,而這裏的店舖會在九時關門,即是我們只有十五分鐘掃手信!就在這危急存亡之秋,Shopping hen顯露真身了,一開始就輕描淡寫的把一件本值三萬元的貨品壓到一萬元成交,大師及小弟均目定口呆。在shopping hen的帶領下,走到每一間店最少也可以把價錢壓到原價的三分二,其中一間店的老闆娘疑似被壓低過成本價仍慒然不知,到了最後關頭的時候才醒覺起來,很無賴的在付款之際才坐地起價,shopping hen就展示出無比的風度後拂袖而去。在shopping hen 的帶領下,我們當然收穫甚豐。

這裏不是必x站,但路軌都是S形
FujiS8000fd_2008_0404_194051.JPG

我們既是傷殘人士,又是孕婦,又是行李,因為我們每次入到車廂內都毫不猶豫地坐在這裏
傷殘孕婦行李處

地鐵藝術
地鐵藝術

這裏就是梨泰院
梨泰院

回到酒店,點算一下戰利品後就準備睡覺了,由於三個人只分得兩張單人床,本來我們打算把床並排然後一起睡,可是大師自告奮勇的表示要坐著睡,苦勸不下唯有成人之美。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