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見人家早兩個星期去完韓國五天回來不夠一星期就完成了旅行日誌,小弟要加把勁才行,所以今天就要替它埋單,好讓騰出地方寫下一個旅行日誌(嚇嚇大家而已

旅程的第六日,我們今日的行程是:Holiday in Korea -> 仁川機場 -> 香港,還有想辦法處理那五張滯留的名信片。

清晨作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見到達檢查站時,前面人們都要脫掉鞋子檢查,小弟當然入鄉隨俗啦,但脫掉鞋子後又醒起,這兒不是美國啊,怎會這麼嚴格的要求旅客脫鞋子呢?於是便穿回鞋子。

根據職員的建議,原本我們是六時半出發,七時半到達機場,乘十時半的飛機,結果是一貫香港青年人的做法,六時半起床,明明睡前已經收拾好行李也要七時半出發,八時半到達機場。在機場站路過SK專門店交還那部本應不用借的電話,以及本應不用付的八千多塊,下次當要租借或購買這些高科技電子產品時記得要問清楚試清楚了。在機場站又遇上了有人當值的資訊中心,收到了好消息,禁區內有專門寄名信片的櫃台!這樣這些名信片可不用DHL回港了!不過始終在禁區內有點不放心,萬一入到禁區才發生櫃台放了假/維修中/沒有人當值等意外就不能回頭了,所以到達機場後再問問那裏的職員有沒有其他方法,又收到一個好消息,原來GS25 BookStore版是有郵票售賣,而機場外亦有郵筒,於是趁肥雞排隊check-in之際,就走去處理這些事了。不過途中發現了些問題:地址是以英文書寫的,韓國的郵差叔叔又從何得知是寄回香港的呢?很快我就想到答案--他們可以看postal code的啊!不過下一個問題就來了:香港是沒有postal code的啊,嘗試問問資訊中心的姐姐碰碰運氣,別這麼天真吧,資訊中心的姐姐又怎會知道怎麼辦呢?唯有硬著頭皮照辦是也。臨買郵票時又發現了一個問題:財政大臣正在check-in啊,唯有折返繼續check-in,然後帶同肥雞一起購買,(貼郵票過程已省略),走到郵筒前,又發現了一個問題:郵筒原來是分兩格的,左邊的一格寫著????????,右邊的一格寫著????????(亂碼了?沒所謂,反正不失重點:silly:),我猜想一個是海內郵件,一個是海外郵件,附近熱心的司機見我這麼猶豫,就指手劃腳的指示我:「是啦,掉進去這個郵筒便是啦。」,但我猶豫的事很明顯不是究竟這是不是郵筒,若果掉錯了豈不是一切都泡湯?最慘是回到香港也不知應不應該回答朋友們我是否寄了名信片給他們,回答寄了他們又所有人都收不到的話,豈不是變成了大話精?回答寄不到他們又收到的話,總不能這麼浪漫說:「這是surprise!」。不過我一向都信自己的運氣,隨便選了一個掉進去便算,回到香港一陣子後便知道結果。到達禁區檢查站,見到前方有幾個人脫鞋子,就想起今早的夢,原來韓國檢查站真的是這麼嚴格的啊,唯有脫定鞋子準備,不過之後又見到有人沒有脫鞋子都順利過關,原來韓國檢查站真的沒有這麼嚴格,唯有死死氣地穿回鞋子,也許命運就是不容易改變的啊。

入到禁區內,果然見到早前機場站那位姐姐所說專門寄名信片的櫃位,櫃位內還設置了一個令人有衝動寄名信片的可愛小郵箱,早知就聽那位姐姐說,把名信片帶來這裏寄出吧,果真是「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不是要罵那位姐姐老,只是想不到更適合的句子而已...不是說這句太過合適啊,是小弟才疏而已)。

P.S. 不知為何剛上載到xanga的照片消失了,所以這回沒有照片給大家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