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雨之下遊船河,事前很有撻訂的衝動。

英雄所見略同,很多人撻訂,結果大概剩下二十人繼續旅程。

第一次暴雨後遊船河,沒有太陽的天氣頗冷,水温卻出奇地暖。

船泊在灘的最外處,要坐快艇到沙灘,這個沙灘有很多人,伸手不見五指的水底下有很多石頭,水面亦有油污,明顯不及三年前美麗。玩過一會馬騮搶球之後就回遊艇了,在大近視的情況下,由右方第一隻最近的遊艇游到左方最遠處才找到我們的遊艇,很驚訝原來自己次沒有任何輔助下都可以游得這麼遠,想必下年可以參加三項鐵人了。

沒有對午飯存著任何期望,其實都很難被寄予甚麼期望,最好吃的是那盤沙津,如果不把旁邊的薯片計算在內的話,不過暖暖的沙津不知有沒有菌。

下午才是戲肉,我們分批去滑水,等候期間去了釣魚,大家都有收獲,Dave第一次就釣了一條海蛇,之後還不慎掉了在地上,嚇死大家;第二次又釣了一條海蛇,難道他把餌放在海蛇洞口?而我第二次落魚餌就釣了條對眼很大的魚,不過釣魚這玩意還是少玩為妙,利用魚魚天真的性格欺負牠們,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勾爛魚魚的嘴仔,就算把牠們放回大海,可能自此以後牠們就對食物產生恐懼而不敢進食,被活生生的餓死,實在殘忍,若是釣到一些奇怪的東西上來又會嚇餐飽。

跟打牌亞軍馬丁學了一會牌,眼見第一批人久久也未回來,於是便落水玩,先後征服了象及龍蝦呢,又無聊的坐在滑浪風帆板上扮扒獨木舟,又站在獨木舟上接波波,最後等到四點半左右終於有得去滑水了。

那對滑水鞋濕了水也沒有想像般難穿,而滑水亦沒有想像中這麼難,只是被快艇拖極也上不到水,試到手掌開始起泡也未能成功,總是中途手指不夠力而掉下來,很難想像其他女士及小孩怎能滑浪。結果五個人去滑浪,四個人落水但沒有一個能成功上水,回程時船家才鬼鬼馬馬的透露當中的秘密,秘密在開始時調教滑水板跟水面的角度以減低水阻,怪不得兩個壯男及我一直都只有鼓水的份兒,反而Jessie差一點就成功吧。

晚上撇下舊同事,去參加舊同學的聚會。除了梁醫師又繼續懸壺濟世,今晚還有Tang Sir教量詞及風水師睇掌,這個週末真豐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