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完奧運消息,暫時休息一下。

奧運其間有兩件大事:

第一件事是俄格開戰,由於地點太遠不詳述了,總之直覺覺得雙方無個好人,格國比較傻而已。

第二件事是嘉禾大廈大火,兩消防員殉職。也不詳述了,有興趣的話自己睇報紙。

消防員很偉大、消防員很偉大,他們未死之前都已經知道了,無人反對,不必長氣了。

有住客「聲稱」認得其中一個消防員就是給他們氧氣的那一位,但我就不信在危急關頭一個濃煙密佈的火場裏隔著氧氣罩可以辨認出消防員的樣子。正如給我看一看報紙清晰的大頭相,隔日給我一張他們的大合照,要指出誰是殉職消防員,每個都是這麼健碩靚仔,鬼認得到。

又有人「傳」他們兩人聽到氧氣筒咇咇聲,即是即將沒有氧氣,他們仍把氧氣分給住客(其中一個是阿婆),結果他們被活生生焗死。我就不敢信。第一,如果那位消防員真的在氧氣筒咇咇聲的情況下把氧氣分給阿婆,阿婆因而獲救,即是阿婆在十分鐘內被其他消防員發現,如果那位消防員仍陪伴著阿婆,那麼他好應該在差不多時間被發現,何故是在一個半小時後才被發現?如果那位消防員把氧氣筒給了阿婆後走開,阿婆在十分鐘內被其他消防員發現,他卻在一個半小時後才被發現,好明顯就是在等待救援其間,他遺棄走到了一個比阿婆更難被發現的地方,是一個判斷錯誤,兩個消防員精英都做這一個錯誤的機會很微。比我做他,自私一點可以先行落樓call backup,偉大一點是背著阿婆落樓call backup,如不能離開,都會留下陪阿婆等backup,斷不會留下氧氣筒,自己繼續搜索住客吧。如真的是這樣,這不是偉大,這是傻。

胡扯一輸後寫寫近況,星期三第一次學人打棒球,想不到樂富有人免費教球,真好。意料之中球非常難被擊中,教練抛了五次球給我也全數打空。之後跑去當外野手,高空球真的很高,高得難以判斷球落下的地方,結果只有追球的份兒。第一次用手套接球的感覺很奇妙,奇妙得好像從沒有接過球一樣(可能我實在接得太好了),害得我接到球時還左顧右盼,都不知道滾到哪裏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