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可以打xanga就多打一點,免得不能打時才後悔。

八月十五月圓夜,因為有人(無故)遲到,所以很晚才到廣州。我當然沒有甚麼所謂,最苦的是那班冒著同事白眼死趕爛趕才準時趕到上水守候一小時的西裝友。

訂了兩間appartment式房間,各有三房兩廳,只是不同層數,正正常常的分了兩批人一半一半的入住各層,但很快就有批人(包括小弟)由上層就走到下層去,只剩下三pair人。有人提議上層留給那三pair人,下層就住餘下的十數人。組成一pair就可以獨佔一間擁有兩張4尺x6尺大床的房間?那是甚麼道理?心裏暗自慶幸團中不夠六pair人,否則餘下近十個團友都要屈在那一張4尺x2尺的小沙發上(後來發現原來團中好像真的共有六pair人,只是其餘三pair很慷慨的自願暫時分拆入房)。這麼不平等的條約居然沒有人反對,心想背後一定有甚麼q k,還是先定下來看清大局好。

第二天一早起床吃早餐,原本同房的三個人都很勇猛的說不去吃(說他們勇猛是因為早餐過後會到水上樂園玩,直落到晚上再可以吃飯),但經過Yvonne(好像是Brian的姐姐)力勸下才改變主意。據說我們來吃早餐的那間酒樓很著名,只是吃過早餐後都不知這間酒樓有甚麼過人之處。

之後乘車去著名的長隆水上樂園玩,初初以為個個人都會去睇奧運而不去這樂園玩,到達後則以為是走進了上海的地鐵車廂,不過是沒有冷氣的,繼奧運開幕禮後充份體會到中國沒有甚麼比別人多,就是人多。很不容易才走到閘口,閘口的保安很嚴,所有人都要讓保安檢查袋子,水也不能帶,唯有先一口氣喝掉那五百毫升的水。

長隆水上樂園的儲物櫃很先進,先進得有說明指示都不會知道怎樣打開它,又不知道為何那裏人頭湧湧,但想偷看一個人示範怎樣開鎖也是這麼困難

辛辛苦苦終於安放好所有東西換好衫準備出發,抬頭一看,差不多每一個遊戲區都大排長龍,所以我們先到不用排隊的玩浪區玩浪。玩浪區有幾樣特色:第一,到玩浪區玩的人一看就知大多是玩碰碰車出身的,大多都喜歡拿著個大水泡周圍碰;第二,玩浪區有大量的守衛,那些守衛很喜歡吹雞,而大部分吹雞的時候你都不知道發生甚麼事,因為無時無刻他們都會吹雞的;第三、到玩浪區玩是不能怕屈機的,大概是因為在這裏的水底就跟南極冰封水底一樣,沒有人能夠保證你在不夠氧氣之前能找到地方抖氣。

趁午飯時間買了個比外面貴七倍的椰青吃(其實貴七倍都只是香港價),不過難吃之餘又不夠凍,亦趁人不多時玩了一次垂直極限。垂直極限有三條管道,黃色航道是半密封設計,是全場最短但也是最斜的管道,相信刺激度是最高;橙色管道是全開放設計,中間有六個變速位,相信刺激度時中規中矩,藍色管道是全密封設計,是全場最場但也是最平的管道,相信刺激度是最低。我們的戰術是三個連續選藍色,然後在管道內大嗌,一來藍色管道是全密封設計,回音應該最勁,二來藍色管道最長,大把時間讓我們嗌,而且排了這麼久,可以玩耐一點當然最好,人家聽見我們玩看似刺激度最低的管道都嗌得這麼大聲及這麼久,一定嚇到走晒,到時我們就可以很快玩多幾次。結果我們玩完之後反而有更多人排隊

到水池玩耍的人,慷慨點的會穿三角褲比堅尼;怕曬或怕醜的會加件T-Shirt或短褲;但中國點只有這兩種人?內地人素來都很尊重每個公眾場合,來到香港就算沒有皮鞋也要穿套西裝上街,來到著名的水上樂園當然不會例外啦,今天就有兩位一身OL打扮的女士來夏威夷行過下水禮,只掉下高跟鞋就施施然走到隨時會倒水的水桶下拍照,臨走前還做一做指定動作--蹲下,來親近一下大水池,只可惜當時沒有相機跟她們合照。臨走前又玩了一次垂直極限,今次選橙色管道,很矛盾的一邊很刺激的尖叫一邊懶洋洋的看看那染黃了的天空。

晚飯後大黟兒貼錢被人揼,我當然沒有這麼笨,跟小夥兒回酒店玩Pictionary,第一次玩Pictionary,很好玩的啊。十年幾沒有畫過畫我畫到一塌糊塗,幸好隊友們都很醒目地猜到我正在畫甚麼,其中包括明明是畫中國地圖,鄰組卻說橫睇直睇都似件衫多d,以及我常常畫畫(特別是畫人像時)都像是個幼稚園學生的畫作,應該是說我的畫功廿多年後仍停留在幼稚園時期的功力,相信隨便畫一幅畫貼在港鐵畫廊內,標明是幼稚園畫作也可以瞞天過海,看來有時間的話都要練習畫下畫才行。

第三天睡得很晚,輪洗手間輪了一小時後就匆匆到麥肯基買早餐吃(不明白為何不分批買),之後乘車到珠海賽車。我發現賽車這玩意非常不適合初學者玩,因為行得慢就常常被「高手們」撞,而且往往比自己撞埋路邊傷得多,我這些新年玩第二次就被人combo,第一架車撞我埋牆停定後再被第二架車撞多下,攪到扭襯左手手腕,現在出少少力都會痛,幸好仍能勉強使用鍵盤、滑鼠等,未至於要失業,只是在MSN也不多願chat多兩句,而其餘工作就得靠右手完成,進入了楊過模式tim。最慘是棒球又不能打、籃球又不能打、船河又不能遊,就連留在家拉弓也不能,唔通真係要去學劍?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