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見到這篇xanga時,我的手已經好得四四五五了。就算是小時候都未試過這麼開心的拿起一罐汽水喝,不過在喝汽水時又發現原來條頸都扭傷了,現在就跟豬一樣枱不起頭來看天,所以現時每次喝汽水也會留下最後的1ml。

昨天娥姐買了個西瓜來分給大家吃,那個西瓜好不好吃並不重要,一班餓狼同事在附近走過後都只會變成一塊塊西瓜皮。突然,娥姐拿著個小小的垃圾袋在我身旁出現,吩咐我把西瓜皮連墊底的報紙都放進她手中打開了的袋口中。德高望重的娥姐吩咐到又不可能托其手肘,唯有冒著所有西瓜皮都掉下地上的風險硬著頭皮試一試,結果竟然漂亮的成功了!

晚上乘著這股氣勢嘗試洗澡後替右手剪指甲,雖然一隻比一隻吃力,但最後總算完成了。之後看中國女排對俄國,是四年前的翻版冠軍戰!看著她們三盤都反敗為勝,最後幾球更打到對手毫無招架之力,實在很開心啊。王一梅很厲害,第一次看到她時很懷疑她真的是國家隊女排成員嗎?因為她的身形跟隊友有很大差別(在這裏不是在取笑她肥,而是一般運動都會對特定的身形有利,例如籃球有利高人,相樸有利肥人等),不過她打球真是很厲害,發球跟殺球根本沒兩樣,而且殺了幾球後往往能夠嚇到對手不敢接球。

最近奧運出了個潮語--含金量,聽了十幾天也沒有頭緒。不是面面金牌的含金量都是一樣的嗎?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