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隔了很久才寫xanga,快要比edward回港次數還要疏落。

回顧十月太多事發生,來不來寫,所以只寫在西貢發生的事就好了。

十一號跟舊同事滑水,上水再沒有難度,不過站起來卻平衡不了,所以仍是不停的跌落水。旁邊有很多船經過,很是危險。滑水後乘船到半月灣玩,洗手間及更衣室都損毀了,加上來了很多石頭,勸告各位短期內還是不要來。
十八號跟舊同事扒獨木舟,扒到手疼。雖然都幾好玩,不過還是較喜歡划艇,因為能源效率比較高,而且較不容易翻艇。
廿四號到黃宜洲旅行,有種跟老朋友重聚的感覺。以前作為起點的那個頗開揚的舞台已荒廢了,旁邊長滿了雜草及樹。第一次玩氣槍,但不懂瞄準,所以M了很多,如果讓我拿弓應該要準得多。玩機械人大戰不慎撞傷鼻,不過實在太好玩,所以玩多兩次。

寫完西貢寫番中大,一星期兩個Midterm,第一份就滑鐵盧,有半條不懂做,所以一交卷就肯定先失八分。第二份不敢怠慢,請了兩個半天假溫習。第一次踩sta 場,非常擠擁,還是較喜歡904及924,雖然我已不想再在那裏通頂。Midterm結果有些驚喜,因為預計會慘被rms人屈機的rms科目得分比mean高了一整個sd有餘。另外滑鐵盧的那科只得九字頭,不過都預左,所以不太失望。prof說只要肯來考試的大都可以合格,這就放心很多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