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溫書溫得太忘形,所以今天要考的那科早前完全未掂過,上課時又只顧著做project,所以對今天考試不抱任何期望。但因為害怕肥佬(做那個project實在很吃力),所以第一次請了屬於今年的半天假溫習。
依舊蒲牟lib,因為不想再回那個好像不屬於我的lab,只是碰巧剛轉天氣,苦了鼻子。
無知的我以前總以為牟lib只有兩層可用,但無意中發現有不少學生跑到樓上去,所以八卦的走上去看看。原來三樓同樣也是圖書館(廢話),四樓有一些科學展品,看格局像是讓小學生參觀的地方。因為除了一個工作人員外就甚麼人也沒有,所以不敢入去。回到三樓有個崇基歷史展覽,裏面很熱鬧,難得圖書館裏有這麼喧嘩的地方,所以去看看熱鬧。一邊看看崇基的發展史,心中一邊盤算是哪個老人院的活動。後來發現這批人都是崇基5x年的校友(丘成桐的學兄?)。替他們拍了幾張照片後,全個展覽就剩下我一個了。看著195x年的地圖,除了火車站、嶺南體育館及賤build旁的員工宿舍外,就甚麼地方也認不出了。197x年的就好一點,很多地方總算認得到。原來崇基未圓湖一帶以前是田來的,崇基以外的山頭都是樹來的。當你看到現在多所書院、百萬大道、圖書館、飯煲、賤build、范克廉樓、游泳池、ugym等等,可會想起以前傳統的斬樹高層斬了多少棵樹?可會想像重視傳統劉校長看到校友反對他替中大拔幾條毛髮時是多麼驚訝?
發牢騷完畢,繼續溫習。因為教授很「體諒」沒時間溫習,所以(暫時)所有科目都可以帶一至兩張貓紙去考試。所以吃過飯後總是在溫習時間忙於寫貓紙。到到考試時候總是發現貓紙上的資料大都是已經牢記住,包括那些只望了一眼就匆匆翻到下一頁的地方,而不懂的題目往往都不能在貓紙是找到,可謂天意弄人。
完成今天的考試,也就代表著今年的所有考試都已經完成了,可以安心看看樂樂怎樣替考試著急(邪惡的說),心情比以前考完試放sem break的時格外開懷,縱然明知下星期又是如常上班。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