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的生活很二戰,看的是十五年前的電影<舒特拉的名單>,玩的是五年前的遊戲,如果今晚還要看<鋼琴戰曲>,不知會否發瘋了。

注意: 下文記述作品<舒特拉的名單>情節,或許會降低欣賞原作的興致。

<舒特拉的名單>是談及二戰的故事,早有心理準備內容會充斥著大量屠殺場面,但一路看一直都是膽戰心驚。鏡頭下的納粹德軍大都是殘暴之徒,可怖的是他們殺人可以是沒有原因的,逃跑的固然會殺,老弱的固然會殺,躲懶的固然會殺。有一幕有女工程師(想不到二戰時已經有女工程師)向長官表示必需把屋拆卸重建,之後就被長官殺了然後吩咐工人繼續按女工程師的指示做;有一幕有工人替長官洗浴缸,他駛走工人不久就轉身將他殺了;有一幕長官離遠見到有工人蹲在地上就把她殺了;有一幕有個工人坐在梯級上就被射殺了;有一幕有長官發現馬僮把他昂貴的馬鞍隨意放在地上又安然無恙......電影裏的每一秒,導演都營造著一種氣氛,恍惚畫面上這個猶太人會被殺,這個人下一秒就被殺,或是安然無恙,或是再一秒仍然被殺,又或者都是安然無恙,又或者過了一小時後出現在亂葬崗中。

公司裏玩的同事都身手不凡,加上小弟技藝不精,往往淪為敵方的經驗值。良久後想出用火箭炮作武器,雖然只有四枚,但一條命換四條命比以往沒貢獻就被殺好得多,而且因為是範圍攻擊,往往會有意外收獲。有些同事被殺後會發出麥家輝之嘆息,很是親切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