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02(四)

放完假,晚上又上安橋家做抛打練習。

明明下班時已經吃過一頓飯,不知為何到達大圍時仍然可以再吃半塊牛扒+香蕉船+紅豆冰。

今晚安橋家比上次少了一個燒烤爐,不過天氣比上回更熱,打了不久塊面就開始滴水。安橋又示範了一次打擊動作,今回特意留意著他的準備動作,握棒位只是用虎口位輕輕托住,而不像我們般用手指緊緊把棒握著,究竟他是如何迅速的反地心吸力地轉換成手指握法然後揮棒呢?

是次練習最大的得著是開始掌握了轉腰推棒等動作,另外,安橋替我們的動作拍片,之後講解當中動作有甚麼問題,說不定日後會作為成長紀錄呢~

2009.07.03(五)

眨下眼,2009年已經過了一半。雖然人家說上班的日子過得特別慢,雖然人家大部分的日子都在上班,當中大部分的日子還在上學,為甚麼日子仍是過得這麼快?

是晚跟滔滔餞行,好像自從開始讀了Master後都沒有出席過跟靜兒等同學的計工聚會,所以讀書總是一個新鮮的話題。Miffy問了個很有意思的問題,假如有個只懂普通話的人問我的專業是甚麼,我該怎樣回答呢?

我現在讀的那一科全名是 MSc in Data Science and Business Statistics,不像中大的工程學系般,它並沒有官方的中文名稱。統計系的本科生可以選專修組別,其中一個組別正是 Data Science and Business Statistics,它有個官方名稱叫作「數據科學及商業統計」,所以如果要替這科取個名字,大概就會取這個名字了。

中大偏愛替專業取一些長長的名字,雖然這類名字可以較準確的描述這一科教的是甚麼,不過當自我介紹時就很麻煩了。以下就是我向普通話人一分鐘的自我介紹:

「我以前是『香港中文大學逸夫書院工程學院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學系計算機工程學二級二等榮譽工學士畢業生』,現在是『香港中文大學科學院統計系數據科學及商業統計科學碩士課程一年級升二年級學生』,將來會是『香港中文大學逸夫書院工程學院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學系計算機工程學二級二等榮譽工學士暨香港中文大學科學院統計系數據科學及商業統計科學碩士畢業生』。」

一分鐘剛剛好。

不知道光頭仔的自我介紹會是怎麼樣的呢?

扯得太遠了,寫番個餞行先

有滔滔出席的聚會命中註定笑料百出(其實有Miffy、樂樂、木頭、靜兒、摺龍、修哥的聚會都差不了多少,更何況大家都聚在一起)。部長勁搞笑,他用了一個字就形容了啤酒妹的模樣,又直斥那些煲又貴又難食份量又少,結帳時鄰桌見我們跟部長玩得這麼開心,都按捺不住問多句「點解我地張枱埋單貴過隔離果張架?」。

答番「點解會選擇到小菜王食」依個問題先。因為對上一次跟edward飯聚也是在小菜王,感覺就像edward也出席了是次聚會,只是時差問題,我們看不到罷了。

送走Miffy及樂樂後迎來修哥吃甜品,摺龍介紹到綠林吃,價錢非常便宜,味道也不差,下次可以介紹朋友前來吃。

2009.07.04(六)

行雷閃電遊船河,原來都是這麼好玩的。

天一亮就已經行雷閃電,可是我依然拖著一個疲倦的身軀起床,為的只是不想錯過這次難得的遊船河。

一路上船一路下雨,很不容易等到停雨,當然要試試水。不知道是否因為盬份高了,感覺好像比以往浮,隨便潑一兩下已經浮了起來,在龍蝦上也不需用很多技巧也可以平衡過來,不過因為很難禁低隻龍蝦(佢又唔肯飲水),要騎上龍蝦就比以往多花氣力了。不過海鹽量真的會突然升高的嗎?

成個遊船河的重頭戲當然是去滑水啦。經過數十次的失敗後(慘過隻蜘蛛),今天我就從船上下來,終於在水面上滑行了!不知道何時可以跟強老闆一樣一邊行一邊揮手呢。

我們終於知道為甚麼今天一直下大雨了,阿陸一出海準備滑水,風就刮起來了;他上了船,風雨就平靜了。

2009.07.05(日)

行雷閃電食海鮮,原來都是這麼舒服的。

記得小時候去過布袋澳,不過媽媽硬是說她從沒有去過,那麼我是跟誰去過呢?

雨一直在下,我坐的位置卻十分舒服,只是刮大風時才有滴下一兩滴雨水。自看過蘇絲黃後第一次吃鮑魚,原來真是不會靭的,跟以往可以咬著一邊再用手拿著另一邊拉著玩的不同。今次也是我第一次吃連殼的鮑魚,依著舅舅一般用竹籤在鮑魚邊刮一個圈去起肉,不過人家起好肉後就可以馬上吞下去,而我起好肉後還連著一個青啡色的囊,按下去會有一些青啡色的東西咇出來

家人又談起買樓事宜,這些東西都是有錢才說吧,我現在連首期也付不起,何來談上要供足一輩子。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