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病

早上起床,身體狀況好了一點,喉嚨痛都消失得七七八八,只是精神欠佳。

作為打工仔,哪一個工作天不是精神欠佳呢?

早上還好,下午就出事了。開始咳 + 頭痛 + 發燒,相信著晒火的我跳進雪櫃也不會覺凍。

放工後身體狀況好像改善了一點,不過現時豬流感肆虐,都是戴戴口罩看看醫生穩陣一點。

開始我的找尋診所之旅,公司附近藥房多的是,卻沒有甚麼診所,幾經辛苦才在黃大仙下邨附近找到一間連鎖的。

據聞連鎖式診所的醫療水平較低,醫生比較不負責任。在診所外徘徊了一會兒後都是決定走進去,誰叫這兒的人這麼健康,在這一帶就只有一間站得住腳,還要是冷冷清清的。

雖說是連鎖式經營,不過這裏比較特別,醫生還會用自己的名字寫在玻璃上做招牌。裏面只有一名等候著取藥的病人,卻有三名會搶工作做的護士守counter。

我:「我是來看醫生的。」

護士甲:「是西醫嗎?」「這裏有中醫看嗎?」我心想。看看桌上的卡片,原來這兒小小的一間診所還有牙醫看。

我:「對啊。」

護士甲:「身份證啦唔該」我猜她應該是個穿護士袍的CID。

當我正準備拿身份證的時候,護士乙突然說:「只要說出身份證號碼出來就可以了。」

護士乙輸入好身份證號碼後說:「找不到你的資料啊。(你該問我的名字ma,隨便google一下都有227,000個查詢結果)你是第一次來的嗎?」

我:「對啊。」

護士乙:「那麼請拿身份證出來吧。」(玩野吓,頭先又係你叫我收起身份證)

護士丙:「請填上地址及電話吧。」

在白紙上填上地址及電話,護士丙就依著重新填到表格上(為何當初不著我直接填在表格上?莫非是在學時抄功課抄上癮?)。寫好後,交給護士乙再輸入電腦。

護士甲:「讓我來讓我來。」會躲懶的人見得多,會搶過不用跑數的工作來做,倒是第一次見。世界真難撈。

護士甲:「為甚麼地址會這麼長?」才十六個字吧,我還未說我母校跟摩羅廟交加街很接近。況且又不是人家叫你入,係你自己請纓爭著要入ja ma。

這次應診是個女的,有點預料之外的是,她比我想像中高效率。我告訴她喉嚨痛、頭痛、發熱、咳嗽等徵狀,她替我聽了肺、量了體溫、照了鼻及喉嚨後,快速地告訴我,喉嚨發炎很嚴重,所以會喉嚨痛;鼻膜腫脹嚴重,以致鼻水倒流,引致咳嗽;有少許發燒,象徵著身體衡溫系統有問題,所以會感到時冷時熱。快速地處好方後就著我離開了。

「咁我即係有乜野病啊,醫生~」

最後到counter取藥,護士甲毫不客氣地給了我五包藥 + 一支藥水,好像這些藥是不用錢的。

「是不是已經病入膏肓了?」

「盈惠一百五十元。」護士甲說。

洗一次牙都要四百多元,看病連藥都只是一百五十元,是不是便宜了一點?

五包藥中,一包是胃藥(我可沒有告訴她我的胃有問題啊)、一包是冇病都一定要吃清光的消炎藥、一包是感冒藥、一包是退燒止痛藥、一包是保證讓我好好睡覺的收鼻水藥,而藥水是止痰用的。

(又)題外話,今天才知道消炎藥可以不是膠囊劑,而是糖衣裝的,總覺得裏面一定是毒藥。不過醫生囑咐過就算好番都要吃清光,唯有硬著頭皮吃下去。

千奇百趣

Grace 提供了兩件爆珍事件,當堂精神晒,兩位奇人果然名不虛傳。

學曉了在 msn 寫字,又慢又煩又肉酸,倉頡實在太可愛了。很佩服那些堅持用手寫板寫字的人,我也想買枝手寫筆玩玩呢。

無啦啦提起那個又愛又恨的logo,有點想即興重裝一次玩玩。我記得曾經將它連以前的作品都backup在一隻floppy上,不知能不能夠找回呢?找到的話部機又讀不讀到呢?讀到的話又可不可以在xp運行呢?

不過首先都是要找回隻floppy 再算。記得那隻logo全名叫做hkulogo,可是直到現在也弄不清它跟hku有甚麼關係。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