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天假

今早實在睡得很好,是自生病以來睡得最好的朝早,不,那該是自入讀社會大學以來睡得最好的朝早。

睡得香,香到一睡就睡到天亮,一亮就已經是十時廿四分。

若要我從這完美的睡眠中挑一個問題來,那應該是,為何要選星期五才睡得這麼香?

就是只差一天,唯有向公司告半天假。

一星期內第一次向公司請病假,第一次在公司戴口罩,第一次因為唔知醒而告假,別再說今個星期的工作生活不夠充實。

預約二

點解???點解<地下鐵>呢本公仔書都會有人預約???

算吧,自從知道<牧>也有人預約後,<地>有人預約並不是件意外的事。

所以我很早就發現<地>有人預約,趕得及在閉館前完成還書。

原來上次在閉館後才還書,仍是被當作即晚歸還,所以沒有任何處分,鬆了一口氣。

好醫生

藥已經吃完了,睡也已經睡過了,可是身體狀況未見好轉。

當然,這不能斷定是醫生不好,有些病是不能在1~2次見到快速的療效,若想一天能把困擾了廿年多的都市病完全根治, 你說可能嗎?

若是略看病徵病狀就開藥,藥又可以不保証見效的話,其實我媽媽也會啦。於是媽媽出手了。

聞說昨天媽媽還在咳嗽,用了這條藥方後今天就好了。姑且試試(其實可以選擇嗎?)。

當然,同一種病徵病狀不代表患同一個病,而且每個人的體質均不同,用藥自然也會不同,所以我也沒有抱任何期望,不會死就可以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