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另外有些東西想寫,不過近日沒有一樣比這個題目重要的,那就是五.一六變相公投。

打從開此我就反對做這次變相公投,人家公投的都是對富爭議的議題表態,我們呢?是「盡快落實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作為一個民主社會,由市民自己選擇喜歡的長官及議員是基本的權利,權利有一種性質很像金錢,有總好過沒有,你無條件塞俾我,我是沒理由不要的。況且普選特首及立法會是基本法已經清楚列明的目標,討論「盡快落實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的意思就好比討論我們應不應該「盡快守法」,是去確定一個我們十多年前達成的共識,到現在是不是仍是共識。如果是事情有變,例如我們發現廿三條有問題,於是進行公投廢除廿三條,合情合理;但要就普選表態,說到如果不表態,政府就不會遵守這條法令,就有點荒謬。

偏偏現實就是這樣。

九七前就話零七年先有,已經俾人插到飛起。之後又推搪社會沒有共識.二零一二先有,之後又話二零一七/二零先有,重要真唔真都未知,擺明車馬o係到拖,難得重有班泛民咁有心機,肯同佢地坐低繼續傾。

識少少推理都知,繼續這樣落去,過多幾年,個年份會轉做二零二二,之後是二零二七、二零三二......

直到何時?

直到有一日,大家發現特首已經有好一陣子對普選隻字不提。

直到何時?

直到兩年後,特首受不住傳媒追問,坦言說,普選已經不存在了。

返回二零一零年。

毫無疑問,五.一六變相公投是浪費公帑的。這個世界沒有老闆會願意額外付出一億五千萬,來吩咐員工工作的。偏偏這個世界就是有員工,看到老闆為了要他工作,枉花一億五千萬,不是心存感激,而是冷冷的說:「你這樣做只會浪費金錢,我是不會遵從的」帶頭繼續擺出一副不願工作的樣子。猶記得他來見工時那句金句:「我會做好呢份工」,今天看來,應該是幻聽。

我知道有人擔心,普選有機會選出一個暴君上台的,例如早幾年美國選了好戰的布殊上台,台灣選了個貪腐的陳水扁上台。沒錯,普選的確有機會選了一個不恰當的人上台,但不見得中央指定人選會比普選出來的好,你看毛......都是不說的好,畢竟都是身處極權統治的國家,就是沒有自由表達意見不被秋後算帳的權利。兩者分別在於,當你發現他做得不好,前者可以用選票要他下台,後者就要待他腳痛。

我知道很多人都不滿社民連在議會的「暴力」抗爭。於是很多人便借題發揮,說「民主選舉」就是帶他們進議會的「罪魁禍首」。我也不喜歡社民連的作風,但如果不是功能組別多番阻欄對民生有利的議題,卻多番讓惡法通過,市民會忍無可忍,會讓社民連進議會搗亂嗎?又或者說,社民連會進議會搗亂嗎?社民連進議會的目的就是要替市民宣泄對現況不滿!

普選對特首也有利的,因為普選出來的特首擁有人民授權,可以名正言順的強政厲治,亦因為人民都知道,如果他做得不好,就要通選票的考驗,無謂人也不能動輒說他漠視民意。回首看看以往的特首選舉,民調顯示董特首及曾特首上任前都得到大多數市民的支持,如果當年不是小圈子選舉,也不見得他們會落選。那麼特首怕甚麼?中央怕甚麼?他們為甚麼總愛拿石頭砸自己的腳呢?真令人費解。

至於功能組別問題就不用多說了,他們的存在的目的是保住少數、少數無恥既得利益者的利益,紮根兒就不代表我們。

人總要面對現實,或許生於連上網也沒有自由的國家,我們應該原諒他們有一點點無知。明天這個「盡快落實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這個無聊變相公投議題,我會抽空到票站去投下贊成票,告訴中央、政府及議員們「阿媽真係女人黎ga !」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