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Uncategorized’ category.

為準備撰寫2010年的回顧,我跑到年頭的xanga 看看,然後發現這篇日誌...

2009.12.31(四)

...

好像還未有人開始寫今年回顧,讓我搶先寫第一個先 

1. ...
2. ...
...

12. 至於來年展望呢......留待明年再寫吧。
原來我欠交了今年展望達三百六十四又十六小時之久!為了不辜負大家對小弟的期望,我決定在死線上先完成撰寫今年的展望啦 XD

 

2010年展望:

1. DBS畢業(已完成)
2. 台灣旅行(已泡湯)
3. 購買非牟利機構的產品作禮物(已完成)
4. 尋找資金出路(進行中)
5. 一年兩次牙齒檢查(已泡湯)
6. 找個女朋友(已泡湯,除非現在立即落街隨便找個女孩示愛仲要佢肯wor XD)
7. 中六合彩(已泡湯)
8. 飛黃騰達(已泡湯)
9. 快高長大(已完成,冇得再高 ga la XD) 
10. 孝順父母(進行中)
11. 買車買樓(已泡湯)

在這個特別日子,我做了兩個決定:

 

1. 加入Couchsurfing

其實早在年多前(港女還未出事前)已經知道坊間有沙發衝浪這樣有趣的玩意,不過當年覺得要管理一個這樣的戶口很費時間(一個新生要取得陌生網友信任不是件容易的事,起碼要讓網友認識自己多一點),所以決定先做少少研究,看看哪一個沙發衝浪適合自己才決定,一研就研究了整年,最後都是選擇couchsurfing,勝出理由是較多會員及較高回覆率。

 

2. 加入postcrossing

都是早在年多前(這個不易出事)已經知道坊間有這樣有趣的玩意,不過轉眼便忘記了=P。直到加入Couchsurfing後(才一小時前的事)偶意看到一個關於明信片的回覆推薦這個網站,才讓我有機會重臨這裏,所以今次二話不說就參加了。第一封明信片是要寄往俄羅斯的,放工後我到了公司附近的文具店逛逛,老闆說自己售賣的明信片不好看(新蒲崗人真老實),所以把它們藏在聖誕卡後(如果不開口問他,根本沒可能找到),一看之下其實都不錯啊,至少比商x印書館的老套明信片好看得多。(話說回來,香港哪裏可以買到一些似樣一點的明信片啊?難道要老遠跑到赤柱等旅遊熱點才能找到?我在美國隨意找張香港印製的明信片,都比在香港本地找到的美)

寫好明信片後,八卦一下這位俄羅斯幸運兒收過甚麼明信片,發現了原來早前已經有一位香港人寄過明信片給她了,而且那張明信片跟我手上寫好的很像!因為是同一系列的!幸好大家選中不同明信片。(其實我不知道為何他會選中那一張,因為整個系列中,我手上那張是明顯比其他的漂亮得多)不過既然已經寫好了,我可不管啦 XD

今早發了個很奇怪的夢--

 

話說我收到消息,有位朋友的家人想賣屋,三百多呎 T 字形村屋,非常偏僻(私家車都入唔到果隻),屋不大,但相連兩個幾千呎的魚塘,因為果兩個魚塘已被劃分做農業用途,唔改得,所以先咁平賣一百二十萬。於是相約某天到佢屋企睇樓(實際上係去玩,因為點睇我都冇咁多錢買屋)

 

去到實地視察,雖則話間屋只有三百多呎,仲要係怪怪既 T 字型,但比我想像中實用(乜我唔係去玩 gei mei?)。睇睇下樓之際,我個 fd 突然攞左佢兩條寶貝出黎招呼我,一條係青竹蛇,一條係金腳帶(真係唔毒果條佢都唔養 @@”),嚇到我即刻彈開。最慘係佢間屋唔大,我走開兩步已經俾佢迫埋牆角,仲要俾條青竹蛇咬 ><

 

突然間跳左去廿幾年前,身處同一間屋,見到我個朋友廿幾年前同佢屋企人仲住係果間屋既模樣,佢果陣好得意,但攞住條BB青竹蛇同金腳帶黎玩,驚覺原來佢細細個已經咁喪 @@”

 

P.S. 據我所知,現實中佢冇養過蛇,不過就真係幾喪,即係話如果佢話有養過,我諗我會信果種囉。

很久沒有寫日記,不過這一天一定要記下,因為......

 

我第一次在友誼賽中打穿內野了(在對手沒有失誤的情況下)!

 

算是自己在棒球運動上的一個里程碑吧。要選比此更開心的事,那就是......

 

我第二擊都打穿內野了(依然是在對手沒有失誤的情況下)!

 

當然要多謝安橋穩穩的送出兩個強而有力的 perfect strike 給我打吧。

 

近排迷上了一隻很著名的舊遊戲 – Civilization。

為免讓大家誤會我只顧打機,唔寫咁多啦 =P

 

剛過去的星期日本來去顯田打球,臨出門口前下大雨,大雨到對面樓都看不清,不過這樣都好,鼓勵我去尋找一條更好交通路線,不要過份依賴港鐵。

擬定好路線後就出發,先乘港鐵到九龍塘,再轉乘88M到顯徑巴士總站。今次已經是小弟第二次到九龍塘鐵路站乘巴士,當然不會出現之前找不到巴士站的狼狽情況啦。一路坐巴士一路覺得這條路線很是熟悉,好像在某年某日坐過似的,當巴士駛到隆亨邨時就想起,有次跟Tom行山前就是乘這輛巴士到這裏集合的。以前常覺得怎麼會選個這麼遠的地方打球,原來打球的地方跟tom家是這麼接近,只是小弟住得遠吧。坐車途中還發現了有巴士是往九龍城碼頭啊,等陣間走的時候可以試試。

 

去到球場時發現球場被封閉了,即是說現在就可以試試那條新發現的巴士路線,不用再等了。等了很久仍未見該輛巴士經過,反而有一輛往觀塘碼頭的,不過就貴一些。不打緊,反正從觀塘回家比較近(以港鐵站數計算),船票那邊應該較便宜吧。到了碼頭時發現我錯了,原來這家富裕小輪真是比人家富貴一點,船票比九龍城的還要貴五毫。碼頭上船的位置有很多人垂釣,不知他們是買了票入碼頭,還是沒買票的入碼頭。雖然船票很便宜,但特意買票入內釣魚好像是很傻很天真,但要是沒買票的話,即是說公然跳閘入內也沒有人理會,那麼我又為甚麼要買票啊?=P 另外碼頭內有張告示是這樣寫的:「請勿攜帶 is allowed on board」咁即係鬼佬俾帶,中國人唔俾帶?我猜如果讓edward遇上這個告示,一定會把它拍下來的。

 

星期一很有衝勁的去練跑,即使有小小腳痛都在所不惜,我想是上星期四開心跑計劃的少許成果。不過星期二體力還未恢復過來,可能八個圈對現在來說仍然是太多。但休息一天看來也不是個好選擇,那晚在床上輾轉反側了兩小時還是精神奕奕呢。

在我沒有寫blog 的這幾個月中發生了很多事,不過我不打算補寫了,這也未免太吃力吧,不過我會盡力多寫一些近期的事吧。

 

最近(其實都已經是兩個月前的事了)做了一項重大決定,就好像巴塞第一次在球衣上印上胸前廣告一樣,小弟第一次參加人生半馬。

 

不知道大家覺得小弟是一個怎麼樣的人,但小弟知道,除了天生一副埃塞俄比亞的骨架外,小弟跟長跑就扯不上任何關係了。自知自己年紀越來越大,不像以前可以連跑十多個圈都不言累,唯有將勤補拙,多抽時間去練習,但越練就越力不從心似的。

 

躲懶到圖書館看看高手的心得,一本是介紹一個日本馬拉松女選手寫的,介紹長跑的動作該是怎樣,不看猶自可,一看就好灰,一來小弟的跑勢甚至理念都跟她所寫的大庭相異,而且根據她的說法,以小弟的跑速,是連參賽的資格也沒有!

 

灰灰的在圖書館亂跑之際,在一個小弟一直遺忘的旯旮裏,出現了一本關於跑步的英文書。若是過去英文水平一向低落的小弟,一定會二話不說跳過不看,但不知道那本書說了甚麼,可以令小弟當日拿起它翻過幾頁,然後愛不擇手,當知道這本書可以外借回家時,我更樂透了半天,我想這應該就叫一見鍾情吧。

 

這本書要說甚麼?以小弟閱讀英文的速度,到現在也只能完成第一部分。這部分是講述我們要尋找跑步的樂趣,有一些話雖然跟之前那位女馬拉松選手的跑步哲學剛剛相反的,他說我們開始時不要執著於要跑多久、跑多快,而是要聽從身體的指示,太累或者感到痛楚時要停下來休息一下,就算是比賽中也要有放棄的勇氣。一來這段時間很容易受傷,二來這樣可以讓身體承受更長的練習時間,練習時間越長,進步便越快。而我覺得更重要的是不要讓自己感到練習是很辛苦的一回事,這樣我們便不會抗拒下一次練習。

 

在翌晚我重回跑道上,雖然今日我的狀態比早幾次練習時好得多,不過我跟上次一樣,只完成了八個圈,而且當中有三個圈是步行,時間上可算是退步了,但我覺得比練習進度更重要的是,要先把練跑變成一個生活習慣!

本來另外有些東西想寫,不過近日沒有一樣比這個題目重要的,那就是五.一六變相公投。

打從開此我就反對做這次變相公投,人家公投的都是對富爭議的議題表態,我們呢?是「盡快落實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作為一個民主社會,由市民自己選擇喜歡的長官及議員是基本的權利,權利有一種性質很像金錢,有總好過沒有,你無條件塞俾我,我是沒理由不要的。況且普選特首及立法會是基本法已經清楚列明的目標,討論「盡快落實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的意思就好比討論我們應不應該「盡快守法」,是去確定一個我們十多年前達成的共識,到現在是不是仍是共識。如果是事情有變,例如我們發現廿三條有問題,於是進行公投廢除廿三條,合情合理;但要就普選表態,說到如果不表態,政府就不會遵守這條法令,就有點荒謬。

偏偏現實就是這樣。

九七前就話零七年先有,已經俾人插到飛起。之後又推搪社會沒有共識.二零一二先有,之後又話二零一七/二零先有,重要真唔真都未知,擺明車馬o係到拖,難得重有班泛民咁有心機,肯同佢地坐低繼續傾。

識少少推理都知,繼續這樣落去,過多幾年,個年份會轉做二零二二,之後是二零二七、二零三二......

直到何時?

直到有一日,大家發現特首已經有好一陣子對普選隻字不提。

直到何時?

直到兩年後,特首受不住傳媒追問,坦言說,普選已經不存在了。

返回二零一零年。

毫無疑問,五.一六變相公投是浪費公帑的。這個世界沒有老闆會願意額外付出一億五千萬,來吩咐員工工作的。偏偏這個世界就是有員工,看到老闆為了要他工作,枉花一億五千萬,不是心存感激,而是冷冷的說:「你這樣做只會浪費金錢,我是不會遵從的」帶頭繼續擺出一副不願工作的樣子。猶記得他來見工時那句金句:「我會做好呢份工」,今天看來,應該是幻聽。

我知道有人擔心,普選有機會選出一個暴君上台的,例如早幾年美國選了好戰的布殊上台,台灣選了個貪腐的陳水扁上台。沒錯,普選的確有機會選了一個不恰當的人上台,但不見得中央指定人選會比普選出來的好,你看毛......都是不說的好,畢竟都是身處極權統治的國家,就是沒有自由表達意見不被秋後算帳的權利。兩者分別在於,當你發現他做得不好,前者可以用選票要他下台,後者就要待他腳痛。

我知道很多人都不滿社民連在議會的「暴力」抗爭。於是很多人便借題發揮,說「民主選舉」就是帶他們進議會的「罪魁禍首」。我也不喜歡社民連的作風,但如果不是功能組別多番阻欄對民生有利的議題,卻多番讓惡法通過,市民會忍無可忍,會讓社民連進議會搗亂嗎?又或者說,社民連會進議會搗亂嗎?社民連進議會的目的就是要替市民宣泄對現況不滿!

普選對特首也有利的,因為普選出來的特首擁有人民授權,可以名正言順的強政厲治,亦因為人民都知道,如果他做得不好,就要通選票的考驗,無謂人也不能動輒說他漠視民意。回首看看以往的特首選舉,民調顯示董特首及曾特首上任前都得到大多數市民的支持,如果當年不是小圈子選舉,也不見得他們會落選。那麼特首怕甚麼?中央怕甚麼?他們為甚麼總愛拿石頭砸自己的腳呢?真令人費解。

至於功能組別問題就不用多說了,他們的存在的目的是保住少數、少數無恥既得利益者的利益,紮根兒就不代表我們。

人總要面對現實,或許生於連上網也沒有自由的國家,我們應該原諒他們有一點點無知。明天這個「盡快落實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這個無聊變相公投議題,我會抽空到票站去投下贊成票,告訴中央、政府及議員們「阿媽真係女人黎ga !」

Welcome to WordPress.com.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

差d唔記得左幫明x社宣傳一下,年三十早(2010.02.13(六)),明x社將會在港島區進行賣旗籌款呀!

詳情可以參考以下社署的文件

不知道明x社是甚麼機構?可參考一下維基,裏面也記載了明x社的往事

當然不少得明x社的網址(先旨聲明,個網慢到飛起,大家要睇就要俾少少耐性,冇耐情既話直接跳過亦可)

隨文附送多一篇友人寫關於明x社的文章:(個人意見:我覺得這篇文章寫得好正!)

每當見到街上有人賣旗,請停一停,諗一諗,這是甚麼機構呢?

等了很久終於派成績表啦,又是這一句,不過不寫又不行,因為實在太久了,久得連我自己也忘記了)。
之前寫過有份看的請盡快籌番七萬二給我,不過直到現在也沒有人給我湊錢

但我可不是這麼嗇吝啬的人,但你們要記住,你們還在欠我七萬二

ACADEMIC YEAR 2008-09/TERM 2/STUDY YEAR 1
Course Code Course Title Unit Grade CP WCP Grade Release Date
(dd/mm/yyyy)
RMS6001 INT RATES & FIX INCOMES RISK MGT 3.0 B+ 3.3 9.90 08/01/2010
STA6104 FINANCIAL TIME SERIES 3.0 B 3.0 9.00 08/01/2010
  Term GPA = 3.15
Cumulative GPA = 3.40
Term Total:
Passed
Failed
6.0
6.0
0.0
    18.90  

一早就預計這學期會突破GPA新低,只是想不到拖低我GPA的是TIME SERIES,而冒著肥佬風險的RMS科目反而取得B+。

友人忽然提醒我,黃教授說過哈佛學生的成績表上全都是A,因為他們都受不了未能取A的打擊。那麼這次的B+即是......唉,自己知自己事啦